昨日种种,皆成今我,切莫思量,更莫哀。
从今往后,怎么收获,怎么栽。

【九辫】非你 (ABO)

*abo
*ooc
*没管的住手,还是想继续虐
*下章流产预警!!!

3、

张云雷瘦了不少,比起先前还有两斤肉的模样,这次瘦的根本不像一个怀了孕的人。没日没夜的孕吐反应几乎要了他的老命,不光杨九郎,就连郭麒麟见了都心疼的要命。

“要不把我脸化胖一点,嘿我知道你技术,实在不行给我来个双下巴,上点腮红怎么样,那叫一漂亮!你别不吭声啊,这么难吗?”化妆师给张云雷化妆问了句怎么这么瘦,被张云雷半怼着想出了十几条解决方案,一时无话,刷子重重的戳了一下张云雷的脸以泄私愤。

“杨老师呢?怎么还不见他?”

“他去买东西了,一会儿就回来,不急,他那张脸白的反光,不用化。”

张云雷掏出手机逛起了母婴用品,一边思考着杨九郎的工资一边不停的添加购物车,另一边还要应付化妆师的问题。

张云雷现在在杨九郎面前是重点保护对象,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杨九郎琢磨着自己怎么好像又回到当初张云雷刚出院的时候,完后甩了自己一个大嘴巴,什么东西都敢说!

怀了孕的人嘴刁,什么都想吃,又什么都不想吃。张云雷这一秒嚷嚷着想吃炸糕,下一秒又说想吃雪糕。

“大冬天的我去哪儿给你弄雪糕去……去去去,我去给你想想法子买昂!”孕期情绪浮动大,一有不顺意便觉得全世界都同自己作对。偏偏杨九郎宠他跟个什么似的,只要他微微眼红,杨九郎便急得要命,什么要求都答应。毕竟就算真的买来了雪糕,张云雷也不会吃,又想吃别的了。

“你说这双小鞋子好看吗,我觉得蓝色的好一点诶,还带个小蝴蝶结。”张云雷放大图片给化妆师看,问着她的意见。

“是小公主还是小二爷啊,怎么这么早就开始选衣服了啊。”

张云雷怀了孕的事情很少人知道,除了最亲近的几个师兄弟以外,也就一直跟着他的化妆师知道了。杨九郎是觉得告诉她以后可以问问意见用一些适合怀孕人用的化妆品,张云雷是觉得自己身边全是大老爷们,有些事情譬如选选小衣服这种还是要一个人陪他说说的。

当初说起先瞒着外面怀孕的事情时,两人一拍即合。张云雷和杨九郎各有各的考量,张云雷怕自己这种状态会被媒体拿去做文章,他不怕舆论,经历过无数次也就习惯了,但他怕舆论会给德云社带来什么影响。至于杨九郎那边,他就不清楚了。

“哪能这么早就知道性别啊,先看看嘛。”

“看你这样子也是喜欢小姑娘吧,我是觉得小姑娘当然是粉粉的好看了。”化妆师一边给他头发定型一边回答。

“姑娘随爹啊,你说就杨九郎那个模样,我闺女多吃亏啊。”虽是这么抱怨,张云雷还是把那套粉粉的衣服和鞋子添进了购物车,顺带把蓝色小蝴蝶结的也一并放了进去。

“咱闺女吃啥亏了,谁让她吃亏了?”杨九郎声音从身后传来,放下手里的东西直往空调下钻。

“你啊,小眼八叉的,咱闺女像你一样是不是吃亏。”

“小眼聚财你不知道啊。”杨九郎调着空调风口,瞅到张云雷起来的动作赶紧制止,“别过来,我身上冷,冻着你。”

化妆师很识时务的出了门,只留这两个腻腻歪歪的狗男男在屋子里。

没等杨九郎把身上寒气全部吹走,便被只穿了一件长袖的张云雷抱住。

“我想你。”委委屈屈的语气把杨九郎吓了一跳。

“怎么了这是,我就出去了半小时不到啊,怎么还撒起娇来了?”虽是这么说,但杨九郎还是任张云雷扶着腰戳他后背,享受着他的小孕妇突如其来的小脾气,“好好好我错了,嗯嗯嗯我不该这样,对对对。”

什么都是他错了,只要张云雷不开心就一定是他的错。

“错哪儿了?”张云雷郑重其事的掐了下杨九郎的腰。

“……”

“给你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带我去吃火锅。”

“合着在这儿等我呢。”

张云雷肠胃一般,又怀着孕,杨九郎基本不让他吃辛辣的东西。张云雷念叨了两天的火锅杨九郎愣是说表演忙没带他去。

“我生气了!”张云雷头一扭,鼓气的模样惹得杨九郎忍不住偷亲。

“好好好,带你去,今天演出结束就带你去。快把衣服套起来,咱的节目早着呢,给你买了吃的,上台前咱先垫着点昂。”


4、

东西吃到一半,门被郭麒麟一把推开。

“大林?你怎么来了?”张云雷一脸惊讶,“你不是一会儿的高铁要去南京吗?”

郭麒麟挤了个笑脸,打着哈哈说了句什么,张云雷没听清,唯独听懂了那句“我找舅妈有点事,很快就好,你好好吃饭昂!”说完拉上杨九郎就出门,一句解释都没有。

郭麒麟怎么会找杨九郎……张云雷忽然心神不宁,心里没来由的担忧。刚刚吃的还挺合胃口的东西忽然腻了起来,腻的他一阵反胃。

张云雷思来想去觉得最近也没出什么事,也就不想太过干预,索性点开微博散散心思,看看最近微博上的小浪蹄子怎么样了。

刚打开软件,私信的提示音便响个不停,张云雷一阵奇怪,点开几条眼熟的号,几乎全是“二爷千万别看热搜”“我们都相信你”

“……”人呐,就是好奇心重,越不让他干,他越想干。


“有人来砸场,九春那场节目彻底崩了,根本救不回来,台下一半的人都是雇来的,就等着你和云雷上台,外面有记者,老阎带人去拦着了,具体原因还没查出来,估计是想从你们俩这边入手整德云社。爸不知道张云雷怀孕,要你们自己解决,热搜上的东西我们都知道不是那么回事,现在最主要的是不要让他知道,他的身体你最了解。”郭麒麟一反寻常满脸的严肃。

“什么热搜?”杨九郎只听进去了这么一条跟张云雷切身相关的内容,掏出手机看完松了口气,“这个啊,这个好解释啊,不是多大的事。”

一张图片,一张张云雷和另一个男人拥抱的照片。

“你他妈心怎么这么大,你看不见这个???”郭麒麟伸手夺过手机,点开一条视频,手机传来奇怪的声响。

杨九郎脸色越来越沉,拿回手机关掉放进了口袋里。

“你能不能给我个反应,照片可以p视频音频可以剪,你别说你信了这个东西!张云雷现在在屋子里待的好好的,你他妈要是让他出了什么岔子就完了!你知不知道!”

“我一直没相信这个。”杨九郎说完扭头便往回走。

他要见到张云雷,确保他的张云雷好好的。

屋子里的张云雷坐在沙发上,手里的手机循环播着微博热搜第一的视频。

杨九郎进来走到张云雷身边,看着张云雷呆滞的模样,心下了然:“别想多,就是恶作剧罢了。”

“你信吗?”

“别想太多,对身体不好。”

“那不是我,你信我,真的,你要相信我,我不可能做那种事情,不可能……”

张云雷急着向自己的alpha解释,解释自己的清白,解释自己的忠贞,解释自己对他的爱……

杨九郎心疼的握住张云雷冰凉的手,蹲下身子安抚着他的omega,语气极尽温柔:“不要怕,我相信你。有人想整德云社,拿我们俩下手,听话,别想这么多。”

张云雷在杨九郎的安抚下,渐渐平稳下来。

“我带你回家,今天演出临时取消了。”

张云雷敏感的抽回自己的手,看着杨九郎问:“为什么不演了,这么多人的场子,我可以去跟他们解释,那些东西本来就是捏造的,我完全可以趁这个机会去解释清楚。”

“听话,我们回家,回家吃火锅。”杨九郎给张云雷披上外套带着他往外走。

“你是不是觉得我解释不清?没事的,你信我,我肯定可以解释清楚的。”

以往的张云雷绝对不会这么不冷静,杨九郎心疼起来,舆论的力量太大了,实在太大了。杨九郎直接打横抱起张云雷往车库走。

没有办法,郭麒麟说记者已经窜进后台,绝对不能让记者堵到张云雷。

至于那些东西,他不信,又有谁能逼着他相信?


TBC

私设了一个前男友,基本没戏份
下章流产,下下章离婚……
请报警把我带走🙂

评论(20)
热度(332)

© 浪人行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