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种种,皆成今我,切莫思量,更莫哀。
从今往后,怎么收获,怎么栽。

【九辫】非你 (ABO)

*abo
*ooc
*灵魂发问:流产和打胎哪个更虐?

5、

“把云雷送到我这边来。”在路上接到郭德纲的电话,短短一句话,杨九郎反复咀嚼了十来遍才敢把车子掉头。

张云雷自坐上车再没有过别的动作,看向窗外的姿势一动不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师父那边我会解释清楚,怀孕的事情我也会告诉他。”趁着一分钟的红灯,杨九郎伸手给张云雷调了调安全带,防止安全带勒的他难受,然后掐了掐身旁人的脸故作轻松,“不怕,老公在呢。”

“你信我吗。”张云雷抬手握住杨九郎的手,眼睛直视着对方忽然来了这么一句。

“我信。”杨九郎认真的回答,反手握住张云雷冰凉的手,“我爱的是你,我不管外界怎么说。答应我,不要管那些事情,我都会处理好,我们先去师父家,你别担心,我永远陪着你。”

张云雷松了一口气,先前绷着的身子此刻放松下来,忍不住带着杨九郎的手往下拉在腹部,带着委屈巴巴的语气说:“你摸摸我好不好,你闺女有点怕。”



杨九郎扶着张云雷进了客厅,脑子里满是如果一会儿师父对张云雷发火自己该怎么把错全揽自己身上。

“去书房吧,他在那里等你们。”王惠指了指书房。

“师父。”张云雷哑着嗓子唤了声站在窗户边的郭德纲。

郭德纲没回身,继续看向窗外。

两人被晾在一旁面面相觑不知怎么办好。过了许久,张云雷试探着叫了声“姐夫?”

郭德纲回过身瞪了他一眼。“还知道我是你姐夫。”

看来这是要谈家事,张云雷攒的半口气终于敢吐出来了。

“你们俩就没有什么想说的?”郭德纲背着手走到书桌前,“张云雷你先来。”

“啊?我……我没什么好说的。”张云雷摸摸鼻子不自在的回道。

“没什么好说的?怀孕的不是你张云雷而是杨九郎?那好,杨九郎你来说说。”

没料到是这种情况的杨九郎乱了阵脚,“这个……嗯……其实……”

“我不就是怀孕了嘛,哪对夫妻结婚不怀的。”张云雷大着胆子回了句嘴。

“几个月了?”

“快三个月了。”

“几个人知道?”

“没多少……”

“没多少是多少!”

“大林他们俩,孟鹤堂他们俩,还有八队那些人,还有……”

“啪”郭德纲手掌拍在桌子上,把两个人吓了一跳,“合着整个德云社就我不知道?你们要不要等公司清洁阿姨都通知完再顺道遛个弯来告诉我一声?”

“不不不,我们之前就想告诉你的,就是最近有演出,有点忙。”张云雷越说声音越小。

“算了算了,你先出去吧,你姐今天给你炖汤,你去看看还有什么想吃的,好好休息,别累着知道吗。”郭德纲懒得听张云雷狡辩的说辞,挥挥手赶走了他,“杨九郎留下,有点事要说。”

杨九郎捏捏张云雷的手掌心,示意他放心。

等到张云雷把门关上,杨九郎才回过头,扑通一声跪在地板上。“师父。”



这件事可大可小,处理的好,就是冲着张云雷一个人来,牵连不到德云社,但肆意造谣,践踏一个已婚omega的自尊清白,不是简简单单一个澄清就能弥补的。

师徒二人在书房谈了许久,误了午饭又日落西山,终于杨九郎从书房出来。

“你是张云雷的alpha,那事是假,你有责任去替他澄清,那事是真,你也必须出手解决。”郭德纲的话还留在杨九郎的耳边久久不散。

“姐,磊磊呢。”杨九郎问王惠。

“他太累了,我让他去大林房间休息会儿。”王惠倒了杯热水给杨九郎,“翔子,按理说我不该管这么多,网上的事情我多少知道一点,我相信你和磊磊能解决。”王惠让杨九郎坐下,犹豫了一会儿后发现这实在不是自己的风格,索性直接开口,“磊磊的身子底你再清楚不过,有些事情他能瞒得过你,但瞒不过我。他的身体本就不适合要孩子,尤其现在又是这种情况,你们之前做过检查没有?”

“做过,医生也说磊磊这种情况,很难……我不敢跟磊磊说,他太喜欢这个孩子了。”想到张云雷整日被孕吐反应折磨后还开开心心的模样,杨九郎心就一抽一抽的痛了起来,“其实只要多注意一点,我可以寸步不离的照顾他,真的,磊磊这几年身体好了不少,只要我好好照顾他……”

“他有流产的预兆!”王惠声音忽然拔高,先前张云雷紧紧握着她的手带着哭腔问落红了是不是只是孩子太闹腾,是不是吃点药就能保住这个孩子……

“如果孩子没了,他会是什么反应你比我懂。”

杨九郎懂,他当然懂,如果是流产,张云雷只会把一切原因归结到自己身上,然后陷入自责的深渊里。

“当然这是你们夫妻的私房事,我只是舍不得磊磊,这么好的一个孩子,受了这么多苦还没个够,家里这么多人都疼他,怎么还要受这么多苦……”

杨九郎没有说话,他明白王惠是什么意思,这也是他最初想要做的。

这个恶人他来做,他只要他的磊磊好好的,其他一概不管。




6、

郭麒麟的房间布置的很温馨,王惠对这个不是自己亲生的孩子非常好,最大的房间留给了他,拍的最好看的那张一家四口的全家福也挂在他的房间。

以后他和杨九郎的孩子出生了,他也要这样,拍好多套全家福,客厅一个,卧室一个,厨房里来个小的,不行油烟太重,让杨九郎每天擦擦也就行了吧,没错自己可真聪明。

落日余晖洒落在张云雷身上,给他渡上了一层暖融融的光,张云雷就这样享受着坐在阳台的软椅上想着未来一家三口在一起生活的模样,时不时轻笑出声。

“宝宝,爸爸们这两天有点事情要处理,你要乖乖的哦,不能太闹,你要是表现好,爸爸以后给你买好多好多漂亮的公主裙,把你打扮的漂漂亮亮的。以后你郭麒麟哥哥生了宝宝你直接就长了一个辈分,你可以带着他出去玩,你可是长辈呢……”

杨九郎鼻子一酸,狠狠揉了揉缓过这段情绪以后走到张云雷面前蹲下身子。

“磊磊。”

“翔子,咱闺女可乖了,我刚刚跟她说话呢,你摸摸看。”张云雷声音格外绵软,险些让杨九郎丢盔弃甲。

杨九郎将手轻轻抚在上面,动作温柔体贴。三个月的时间,张云雷平坦的小腹终于显了点肚子,虽然人暴瘦,但肚子多少有点肉。杨九郎手顺着那个可爱的弧度轻缓来回的抚摸,这里面是他和张云雷的孩子……

“翔子,我想了一下,我们生两个孩子好不好,以后我们老了走了,孩子们在一起有商有量的多好啊。”

杨九郎深吸一口气稳住了心神:“磊磊,我有件事和你说。”

“怎么啦?”张云雷很享受杨九郎的抚摸,然而下一秒听到的话却让他如坠冰窟。

“这个孩子,我们还是不要了。”

张云雷猛的直起身子,先前的笑容还僵在脸上。“翔子???”

杨九郎起身收回自己的手,先前的暖意还留在手掌上,握住残留的暖意声音却冷酷不近人情:“明天带你去医院,我们把孩子流掉。”

“为什么?”张云雷眼眶全红了,抖着声音问道,“是我之前太胡闹了是吗,我只是怀孕脾气大一点,我会改的,我不会再那样了,对不起,我肯定会改,真的,你别这样吓我。”

杨九郎从来没听过张云雷这么卑微的语气,狠了狠心背过身子不再看张云雷那副让他心碎的模样。

杨九郎的态度让张云雷心死,敏感的将两件事情联系在一起。“你……你是不是怀疑我?”

杨九郎闻声一怔,他没想到张云雷会如此敏感,他握住拳头保持冷静。“我说过我相信你,这是两回事。”

“我对天发誓,这辈子只有过你一个男人,结婚三年从来没有出轨,孩子是你的,你要是不信,可以等孩子大一点了去做亲子鉴定。”张云雷走上前抓住杨九郎的手,“真的,翔子,你信我好不好,求你了。”

“我说了这是两回事!”杨九郎反手狠狠抓住张云雷的手,他见不得张云雷这幅卑微乞怜的模样,狠了狠心,开口,“你知道吧,我本来就不想要孩子。”一字一顿“ 从 一 开 始,就 不 想 要 。”

“不,你很喜欢她,你说过你很喜欢她的。我知道今天发生的事情很麻烦,你不让我看手机我就不看,你不让我管那些评论我就不管,我保证不给你添乱,我一定乖乖的。”

“张磊”杨九郎沉声道,“我数三个数。”

杨九郎从来没有跟张云雷发过真火,以往张云雷不顾身体工作的时候,杨九郎也顶多是教训几句。

张云雷浑身怔住,不可思议的看着杨九郎,听到了那声不近人情的“一”

不用alpha信息素的压制,单凭杨九郎那句“张磊”,就足以让张云雷抖上好一阵。

太痛了,腹部传来的疼痛几乎让他站不住,曲着膝盖就往地面砸。

杨九郎立马抄手接住张云雷,淡淡的血腥味挥散在鼻尖,他低头看见张云雷牛仔裤后缓缓晕开鲜红而扎眼的血色……

心碎的声音好听吗,张云雷昏迷前仔细想了想,还真是非同寻常的好听。


TBC
你们的刀我都收到了,今天准备收第二波🙂
攒完三波我就去卖掉给每一个点赞的你们换糖吃呀

评论(38)
热度(391)

© 浪人行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