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种种,皆成今我,切莫思量,更莫哀。
从今往后,怎么收获,怎么栽。

【九辫】非你 (ABO)

*abo
*ooc
*很短的一章

8、

只身坐在黑暗中,一时难以判断到底哪个更糟:屋内的黑暗,还是窗外的黯淡。

离婚两个字说出口几乎抽掉了张云雷身上所有的力气支撑,他开始轻轻的晃动身子,像个神经病,但是他必须这么做,如果不做点什么,他就只能倒下。

“我不同意。”意料之中。

无言了许久,张云雷才肯开口:“你对我太不公平了。”

“那你对我公平吗?”杨九郎走到张云雷眼前半跪下来,他放心尖上疼的人现在像个被遗弃的布娃娃孤独无助,那双能让他宁愿沉醉在里面永远不出来的眸子此刻无神无光。

杨九郎试着伸手握张云雷的手,被躲开了。

“是你说不要孩子了,我没有同意啊,可是孩子还是没有了。”张云雷停下晃动的身子,直直得看向杨九郎,开口仍是那句,“你信我吗?”

又是这个问题,又是这句杨九郎回答了无数遍却永远不被张云雷相信的问题,一时之间杨九郎火气直接冒了上来。“到底是谁不信谁?我说了无数次,我相信你,我我不可能相信网上那些莫须有的东西,你到底要我说多少遍?!”

“那你为什么不要孩子呢?”张云雷低声呢喃。

杨九郎浑身怔住,张云雷短短的一句话像是抽掉了他的所有骨头。是啊,他为什么不要孩子呢,明明他欢喜的不行,为什么就不要了呢……

杨九郎的沉默让张云雷心痛,低头看向自己原本孕育生命的小腹,忍了太久的眼泪终于滴了下来,他开始小声抽泣,然后泣不成声。

杨九郎呼吸一滞,进而感到一阵庆幸。

还好,他还能哭,他还愿意哭,还好。

郭麒麟进门的时候张云雷已经睡着了,屋内满是信息素的味道,是张云雷情绪激动导致的信息素紊乱。这种情况非常考验alpha的自控能力,此刻郭麒麟唯一高兴的是杨九郎一直守在一旁,平稳的释放信息素抚慰。

“等他再睡熟一点,我们出来谈点事情。”郭麒麟压低声音生怕自己吵到张云雷。

如果不是因为事情太大,他绝对不会进门,也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喊杨九郎出来。阎鹤祥说的没错,有些事情不是他们帮忙就可以的,真的挡不住。

阎鹤祥递了毛巾给拿冷水洗脸保持清醒的杨九郎,身为alpha,他知道那种情况有多不容易。虽是这么想,但说出来的话还是不留情面:“文化局开始留意这件事了。”

杨九郎接毛巾的东西顿了顿。

“三庆园出事了。”笃定的语气。

“不止,但三庆园闹的最大。”

三庆园的位置实在敏感,杨九郎并不意外。

“师父那边呢。”杨九郎先问了郭德纲的意思,不是他推卸责任,而是现在已经不仅仅是张云雷一个人的事情,与德云社有关,他没有权利与资格去私自做什么。

“德云社所有演出暂时取消,日本场的都取消了。”

“好,我知道了。”

“你和云雷谈的怎么样。”阎鹤祥没忍住还是多嘴问了一句,“我们知道了你这么做的原因,虽然偏激,但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你只能解释清楚,好好的完完整整的告诉他。”

“他要离婚。”

“嗯?”

“我没同意,但是现在好像也不存在同不同意了。”

“你什么意思?”

“既然都已经这么乱了,又不是只有拨乱反正这一条路。”

“你想做什么,告诉我你想做什么?”阎鹤祥察觉出不对劲,低着嗓音质问道。

“这两天就拜托你们了,别让他出门,别让他碰手机。”

“杨九郎!”

“放心吧,伤害德云社的事情我不可能做。”

没有必要拨乱反正,混乱本来就是有趣的。



TBC
今天有考试,没时间码长更
都已经到这个地步了,ooc是肯定的,我不怕你们骂我
取关请随意

评论(17)
热度(322)

© 浪人行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