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种种,皆成今我,切莫思量,更莫哀。
从今往后,怎么收获,怎么栽。

【九辫】非你 (ABO)

*abo
*ooc
*大片对话预警!!!

9、

“背挺直!”

郭德纲颇有威严的一句话让张云雷略带佝偻的背立马直了起来,直到他看到一旁正襟危坐的安迪,才放松了绷直的身子。

“我以为你说我呢。”

“怎么,我不能说你?”

郭德纲故作威严的一句话让张云雷仿佛又回到了当初被逼着学太平歌词的时候,有点惨……

“姐夫,我就是来坐坐晒晒太阳,不是来和安迪一起学书法的。”张云雷撇撇嘴看着莫名其妙放在面前的笔墨纸砚。

“心不静,晒再多太阳也冷。”郭德纲轻飘飘的一句话让张云雷一怔。

“去吧,让你妈打电话叫你哥今天回家吃饭。”郭德纲支走了被禁锢在座位上浑身不自在的安迪。

“师父”张云雷开口,起身站到了郭德纲身前。

那日以后连着三天张云雷再没见过杨九郎,连手机和电视都碰不得。阎鹤祥不提,郭麒麟不让,他无法从两人的表情和语气觉察出什么。也罢,终归是他提出的离婚,杨九郎是何反应都是应该的。

有些事情兜兜转转却无疾而终,他想心甘情愿的为这些画上句号,不存在后不后悔这一说。


“我说过,你张云雷大难不死,必有下回。”郭德纲拿镇纸压了压宣纸,边提笔边开口,“你差不多死过一回,后来火了,有些事情你比郭麒麟他们懂得更多,因为你承受的多。相声这个行业自古以来就没有过不受委屈的,当初祖师爷们哪有现在这样好的舞台,那都是露天的,烈阳滚风不能躲,寒风苦雨也得受着,以相声谋生的,那更多的是吃了上顿没下顿,你以为他们傻?不是,就是单纯喜欢,能把喜欢的事情做成一辈子的营生,那就是单纯的爱。 ”

张云雷静静的立在旁边听着。

“能受苦乃为智士,肯吃亏不是痴人。敬君子方显有德,怕小人不算无能。众口铄金,积毁销骨,这话是对的。可人活为嘴,夸你夸成一朵花你该吃饭也要吃饭,背地吐你口水吐累了也得吃饭。心平气和不搭茬不还嘴不上当持杯品茶水,这是什么?这叫本心。但如果有人影响到你爱的这门营生了,你还不反击,那叫逃避。”来回之间,郭德纲字已写完,“你和杨九郎都是好孩子,你从小跟着我,知道观众是衣食父母,就算是违了心思也要让父母高兴。杨九郎不一样,衣食父母再大他也不愿意将就相声,为的什么?就是为的这份爱。就是这么一个人,现在为了你甘愿放下他爱的营生,你张云雷又哪里来的这么大的面子呢?”

“师父?”郭德纲最后一句话张云雷没能理解。

谁都知道张云雷心里苦,这个节骨眼上谁都想疼着他护着他,杨九郎把张云雷护的格外好,恨不能窝在心里不拿出来。可有些事情郭麒麟瞒得住阎鹤祥瞒的住所有人都瞒得住,郭德纲却不能瞒。

大海波涛浅,小人方寸深。从来名利地,易起是非心。杨九郎玩不过那些心机,能做的就只有一条路。



10、

张云雷摘下围巾好好的堆在了茶几上。这是杨九郎戴过的围巾,上面满是让张云雷心安的味道。omega再坚强,说到底还是有alpha才踏实。本能,改不掉。

离约定的时间已经过了几分钟,张云雷本可以很早就过来,无奈躲了好几个明显跟踪偷拍的人,绕了路所以来迟了。

“张先生好大的面子,自己约定的时间,倒让我候了这么久。”肖仁走进包厢放下手机,“没记错的话,张先生嘴刁,这茶还是您来点吧,今天我请客。”

“陈茶碎叶好了,喝不惯好的。”张云雷略显不自在的往座位里侧了侧身,肖仁毫不收敛的信息素逼得他反胃。

肖仁笑了,叫来服务员点了壶好茶,趁着茶水没到的时候,从衣兜里掏出录音笔放在桌面上。“没想到你会这么迟来找我,我以为第二天你就来呢。”

张云雷看着桌上的录音笔没接茬。

“别紧张,职业习惯,也防止我的当事人事后不认账。”肖仁把录音笔又往张云雷身前推了推,然后拿出手机调了东西,“先看点视频吧,缓解缓解气氛。”

肖仁放的是欢乐喜剧人第二季总决赛岳云鹏那一场相声。

“对不起,德云社最近闹得事情太大,想找你和杨九郎先生的节目发现被封了。”肖仁的声线带上了戏谑,“不知杨先生是被逐出师门呢还是自己要求退出?说起来也是可惜,不仅出轨还被文化局盯上了,就这种品行,就算不退出德云社,也要被禁上了三年五载吧。”

张云雷放在桌下的手紧紧攥在一起。

杨九郎瞒着他买了通告,把自己弄成了出轨渣男家暴妻子导致堕胎的形象。至于先前张云雷被爆出轨的消息,也被杨九郎一把揽下说成是自己为了栽赃陷害。文化局没确定调查谁的时候又连夜发了消息,自愿退出德云社。真是好一手栽赃陷害,把自己弄到不仁不义的地步,又和德云社断了关系连累不到任何人。

“肖仁”张云雷嘴唇失了血色,“你这又是何必呢?”

“何必呢?”肖仁收起笑,“作为前男友,自然有义务替自己心爱的人探查所嫁何人了呀。”

“果然,人生初见,既然有一见钟情,自然也就有一见就烦。”张云雷面无表情,只觉得反胃更甚,“之前爆我出轨的事情,也是你弄得吧,炒的真是火,视频那种东西弄得跟真的一样。”

“如果不是你拒绝我拒绝的这么让人伤心,我也不会这样。好在不管怎么样,杨先生信了呀,至于外界怎么会这么关注,倒是我没有想到的了。”

相声恰好放到了张云雷上台唱白蛇传,肖仁抬手做出了噤声的动作。节目里的张云雷掐着声音扭着腰,被岳云鹏制止。

“杨先生真是没有福气了,和你离婚的话,不知道他有没有要求一个分手炮呢,不过你刚流产,身子也不适合做这些。”肖仁探过身子凑到张云雷面前,“你的嘴真好看,虽然以后不一定能讲相声了,但还是有其他的用处,不然就太可惜了不是吗?”

肮脏赤裸的性暗示让张云雷反胃到了极点,但他还是压下来那股子恶心的劲头,直直的盯着肖仁的眼睛一步退让不给。

“真是赔钱货。”肖仁失了兴致,坐回自己的位置上。

“我找你只想知道,杨九郎那件事是不是也是你负责的?”

“心甘情愿的事情,他出钱,我出力。把人抹黑成出轨品行不端实在太简单了,况且他自己要求的,”肖仁顿了顿,“比制作你那个音频简单的多了。”

张云雷没有说话。

“不过你是成年人,你这样对杨先生也太残忍了,你总不能把担子只放在他一个人身上啊。”肖仁假装同情的说道。

“我们今天的对话你会放出来吗?”张云雷又看向了桌上的录音笔。

“如果你想这样,当然可以。”肖仁无所谓的耸耸肩,“不过这些话能放出多少就不一定了。”

“什么意思?”

“媒体只会公布多数人的意见、社会舆论以及观众感兴趣的话题,其他无用的信息都会被删除。”肖仁难得耐心的向张云雷解释,“当然,这并不代表媒体就是万恶之首。媒体不会说谎,只不过会对消息进行增删取舍罢了。”

“你们这样不怕遭报应吗?”

“什么报应?我从来没有说过那些照片视频是真的,是网友相信这些是真的而已。”肖仁自以为很深沉的开口,“你能说社会黑暗吗?不能,从古到今都是这个亮度,是人的眼睛不够亮,或者是不愿意亮。”

“你今天说的话太多了,录音笔全录下来了。”热茶终于上来了,张云雷端起茶壶便往录音笔上浇,“我帮你毁灭一些你的罪证吧。”

肖仁被张云雷一时的动作惊到,“你你你你有什么好跟我这样?德云社都把杨九郎逐出师门了,你一个omega还有什么靠山???”

这张嘴实在讨厌,珍惜好东西的张云雷犹豫了一会儿,才下定决心把这壶剩下一半的好茶尽数泼到肖仁脸上和身上。

“谁说我没有靠山了?这边!”张云雷手指点着手机屏幕,“都是我和杨九郎的靠山!”

手机里的节目还在继续,岳云鹏把郭德纲的大褂给披上,郭德纲站在舞台中间不怒自威,身后站着德云社一大帮子人。

他和杨九郎就在其中。


TBC
大海波涛浅,小人方寸深。ooc出来的东西,不要当真
快完结了,本来准备一万字就结束的东西,拖了太多,还好还有理智,没有放纵自己写长篇
表扬一下自己

评论(13)
热度(338)

© 浪人行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