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种种,皆成今我,切莫思量,更莫哀。
从今往后,怎么收获,怎么栽。

ABO适配度

占tag记一个脑洞
ABO世界观  cp暂定九辫 良堂

如果相声界的规定和二人转一样,长久搭档必须是两口子……

德云社有一个规定,搭档必须是AO或BB,每个队的队长和搭档必须是AO,而且要在适龄阶段测试适配度,系数高才能继续做搭档领导好队伍。

九辫已经搭档了许多年,在所有人眼里包括两个人自身都相信适配系数一定是高于百分之九十,因为张云雷出的那档子事身子一直不好,测试一直耽误着没做,但适配系数没出,杨九郎不好直接标记张云雷怕被郭德纲追着打,于是想趁着张云雷身体恢复的不错的时候把测试做了,名正言顺的把角儿归到自己身下。

良堂最近矛盾重重,舞台上互不接茬私底下形同陌路,几乎要闹到互相重新找搭档的地步,周九良之前因为年纪小没到做测试的时候,孟鹤堂提出现下若是想换搭档只能用真实的低适配系数来跟师父提出请求。

两对奔着不同的目的去做了测试,结果却……

杨九郎x张云雷 适配系数0
周九良x孟鹤堂 适配系数100

按规矩,杨九郎和张云雷必须分开并找到各自最适合的搭档,周九良和孟鹤堂系数最高要搬到一起完成标记后才能搭档演出。


张云雷把那张杨九郎还没看到的适配表攥手里直奔到杨九郎房间。
“杨九郎,标记我。”
“我的祖宗,你骨头还碎着呢,咱不急于这一刻,再说你发情期没到,别说标记了,光做爱都得疼死。”
“你知不知道我们俩适配系数是0?你他妈今晚不标记我你这辈子都没机会和我做搭档,连他妈站在一个舞台上的机会都没有!”
“不行,你会受伤,我不能这么做。”
杨九郎虽然不能接受适配结果,但更心疼张云雷的身体,所以坚决反对。
张云雷见劝不动杨九郎,便直接把杨九郎四仰八叉的绑在床上,一鼓作气(被)强*奸了杨九郎,在疼痛感十足外加心痛加剧的初夜完成了被标记。




孟鹤堂抱着被褥去了周九良房间,在周九良明显不欢迎的眼神里放下了那张满分的适配表。
“先生?”
“你也知道,适配系数满分的,在德云社几乎没有,师父很看重这个,要我今晚就搬过来……”
“搬过来做什么?”
“完成、完成标记……”
“我不愿意。”
“规矩就是规矩,我们不能由着性子来。”
“你发情了?”
“没有。”
“没发情标记什么?”
“可以、应该可以……师父那边比较注重这个规矩。”
“……”
孟鹤堂放好被褥,咬着嘴唇犹犹豫豫的解开衣扣,一颗、两颗、三颗……
“你既不愿意,那我主动就好,只是完成标记罢了,”无非痛点而已。




先把段子记下来,怕忘
有可能会扩写
不过我觉得我差不多已经完结了(???)

评论(25)
热度(333)

© 浪人行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