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种种,皆成今我,切莫思量,更莫哀。
从今往后,怎么收获,怎么栽。

【九辫】非你 (ABO)

*abo
*ooc
*祥林这章笔墨挺多的,所以tag我终于大着胆子加上了!如果有问题请立马告诉我!


11、

“我不想成为捱不过去的人,希望你也别是。”指尖轻动,发送成功。

茶室的位置选的很好,风景算是优美,风吹过带上凉意,是雪的味道。张云雷一点也不想感慨。

杨九郎说过,风景不重要,在身边的人才是重要的。张云雷总嘲笑杨九郎酸不拉几的,现在他终于理解这句话了,身边已经没有人了。他戴好口罩扣好帽子慢慢往回走,手机刷着租房信息,思索该找个什么地段的房子,总不能一直赖在师父和郭麒麟家,再温暖也不是他家。

张云雷几乎没怎么挑,看了看价格和地段就直接去看房了,付定金时发现他手机里绑定的全部都是杨九郎的银行卡。他才想起来,他的工资卡都是直接用的杨九郎的卡……真是没了杨九郎还活不了了?

“张先生?”房东客客气气的开口,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么爽快的人了,没有还价没有要求,看了一圈就直接定了两年的约,这种人简直不要太好!所以他并没有不耐烦,心里都是您要是不满意我主动给您降点价。

张云雷思索了一下,里面一半的钱是他的,他并没有义务通知杨九郎,这么想着就直接把定金交了。

接过房东递来的钥匙,张云雷还想问点什么,被郭麒麟催命似的电话吵到。

“张、张云雷……”那头是郭麒麟带着颤抖的声音,“我好像、我好像要死了……”



阎鹤祥去排队交费的时候,郭麒麟一把拉过张云雷的手,无比真诚的问怎样才能瞒过他的父亲。

“……你可以试试跟阎鹤祥私奔去月球?”

“你说我和老阎隐居山林,等孩子会跑了再出来,这样我爸是不是就不生气了?不行不行,山里日子太苦,我和老阎出国避一阵吧,我和他好歹还有点钱,省着点花应该能让孩子在那边把小学念完,这样连英语都不用废那个老劲学了……”郭麒麟一紧张嘴巴就停不住,把郭德纲“压榨剥削卖身为奴的小年轻夫妻”的无良地主形象树立的板板整整的。

张云雷死都忘不了郭麒麟当初那张小嘴叭叭叭的说要生个孩子给张云雷玩玩的欠揍模样,现在倒是怂了。

张云雷没管郭麒麟的嘴,手伸到郭麒麟腹部小心的抚着,带着温柔笑意的说:“宝宝,我是你舅爷爷呀,你要听话,不要闹爸爸哦,你爸爸可害怕了呢,又怂又怕疼,不要让你爸爸受苦,不然你爹和舅爷爷都是要心疼的。”

虽然不可能,但张云雷愣是觉得能从手掌觉察出小生命鲜活的律动。

“他才多大啊,你这样说话他哪里听得懂。”

张云雷怔了怔,当初他也是这么跟肚子里的闺女说话的,天天说,好像三个月大的小肉丁已经能和他对话一样。

“我以前挺喜欢这样的……”

郭麒麟注意到张云雷低落的情绪,急忙闭嘴,他不该这样的,张云雷才失去孩子没有多少天,这样真的既过分又残忍。

“你别伤心。”郭麒麟把手覆到张云雷手背上,内疚感氲得他眼眶泛红,“还会有的,真的,只要你身体好好的,一定会有的。”

“你干嘛,我都不难过了,你难过个什么劲儿。”张云雷笑了笑,“他们说怀了孕的人啊一定要多笑笑,不然生的孩子嘴往下耷拉着,多丑啊。”

“只要别像我,怎么样都好看。”阎鹤祥抓着单子过来。

“也是,不过身高得跟你像,长手长脚的好看!”郭麒麟顺势往自家alpha怀里一靠,“老阎,我不敢跟我爸说,万一他让我打了怎么办?”

张云雷觉得自己在一旁有些多余,没声没息的起身去了旁边。



阎鹤祥拍拍郭麒麟的手,示意他别再说些让张云雷敏感的话。

“我不是故意的,”郭麒麟继续偎蹭在阎鹤祥怀里,“可是杨九郎做的也太过分了,我以前只是心疼张云雷会受很多苦会很痛……”

没有孩子之前,郭麒麟只觉得张云雷会很痛很难受,有了孩子以后,虽然目前并没有直接能感受到腹中孩子的存在,毕竟太小了,但那种血脉至亲的感觉是断不了的。这是他的孩子,是他和他最爱的人的孩子。

“翔子有苦衷,唉,我也没什么不好跟你说的。”阎鹤祥叹着气把事情原委解释了个清楚。

“他心疼张云雷内疚不舍得张云雷对自己苛责,可是他怎么就想不到,比起自己,张云雷更在乎的是杨九郎啊,真的老阎你要信我,如果孩子是我没有保护好,我也会自责很久很久,甚至可能觉得自己一无是处连孩子都护不住,但这跟你亲口说不要是不一样的,完全不一样。”

“我知道,我懂,你放心,所有误会都会解开的,他们这么相爱,跟我们一样,怎么可能不在一起呢。”阎鹤祥安慰着怀里的omega。

郭麒麟板着身子正视着阎鹤祥:“阎鹤祥,我跟你说,就算以后我的身体出现任何问题,再怎么不适合生孩子,你也不可以把他打掉!以后保大保小你一定要小的知不知道!”

“胡说什么!”阎鹤祥低喝一声,看到怀里人委屈巴巴的模样不由得放缓了声音,顺着他的意,“保小就保小,你不在了我就跟着你一起走,就算到天上你也是我阎鑫的小少爷,我永远服侍你。”

郭麒麟撇撇嘴,怀了孕果然心思敏感,阎鹤祥那番啥都不算的话偏偏让他眼睛红了一圈。“我们好好活着,健健康康的,多陪孩子几年。”

“好。”

阎鹤祥手机忽然亮了,张云雷给他发了消息——

我先走了,三庆园出了点事,我去看看。




12、

网络再一次沦陷,先前杨九郎出轨栽赃陷害张云雷这个瓜还没有吃完,一直没有出现过的张云雷一上线就在微博上爆出了惊天大料。

“你们要的真相”几个字配上十来分钟的视频,刚发出去没多久,便在微博上掀起巨浪。

张云雷手机几乎要被消息淹没,唯独等不来他想看的。他在等什么?也是,他没有什么是想等的。

这件事情张云雷并没有提前和任何人说过,栾云平电话打过来的时候张云雷已经准备好要被骂死的准备了。

“要不要给你和九郎准备一个发布会,把事情解释清楚。”栾云平语气听不出情绪,郭德纲之前跟他知会过张云雷的身体情况,而张云雷和杨九郎的之间的一些事情他多少也知道一些。

虽然整件事情一波三折让他始料不及根本来不及打点,但目前这个事情情况算是好的。明明白白的真相总比曲曲绕绕的栽赃有理的多。

等这件事情过去了,不对,等张云雷身体好一点了,他一定要好好给这两个人排排演出,让他们知道知道他的厉害,栾云平愤愤不平的想着。

“不用了,又不是明星,开什么发布会。”张云雷心虚的接嘴,“我之前挺想跟您说的来着,网络不好,卡着了……”

“这话你留着跟师父说吧,我可管不着这个。”总队长栾云平难得摆个脸子,冷哼一声就挂断了电话,转脸又给郭德纲通了话,“师父,这事不赖云雷,他跟我说了,我不小心忘了……”

得,谁让他心软呢。



三庆园再次被记者和各种人围堵,记者找不到张云雷找不到杨九郎,能去的就只有三庆园。

张云雷路上想了一肚子的措辞,但面对记者却一句话都拿不出来。他准备好的不代表记者就要问。

“杨九郎是否还会重回德云社?”

“杨九郎是不是真的相信你出轨?”

“你流产到底是不是因为杨九郎的逼迫?”

“你和肖仁的关系是什么?”

“杨九郎之前退出德云社把所有事情揽到自己身上是你示意的吗?”

……

张云雷天真的以为那个视频能解决所有事情,至少能澄清他和杨九郎的清白,可到头来发现没有人关注真相,他突然觉得很挫败,那种从头到尾的难过压着他的心肺让他险些呼不出气。太难了,为什么全世界唯抓着他不放。

“我……”张云雷张张嘴一时哑了言,忽然被揽入一个熟悉而坚实的怀抱,心安的味道钻入他的鼻尖。

“各位不远万里跑来三庆园,”杨九郎强势的声音直直的插入吵闹的人堆,“就为了欺负我的角儿?”



“处理好就回家吃饭吧,我妈说你亲师父今晚亲自下厨!”郭麒麟给他发了大大的笑脸,然后接着发了句“给你煮了白米饭😂”

张云雷那句“还没处理完,你们先吃”打了又删,看到郭麒麟下一句“记得把舅妈带上,我爸说的。”

“好”

三庆园的事情结束的不算迟,张云雷撑着精神打理后面的事情,他太累了,光是抵抗骨子里对杨九郎深深地依赖就用了他一大半的力气。

他不想承认但不得不承认的一件事情,他想杨九郎,发了疯的想。

杨九郎开车稳,坐后座的张云雷迷迷糊糊的靠着睡着了。

他做了个梦,没什么主要内容,就是梦到一个小女孩。小女孩背对着他,扎着两个羊角辫,穿着他那天在后台加进购物车还没来得及买的粉色套装,穿着他一眼就相中的那双蓝色小蝴蝶结鞋子,一摇一晃的往前跑。别跑,等等爸爸好吗?他听见自己这么喊,可小女孩越跑越快,渐渐的消失在他的眼里。

“磊磊?磊磊?”杨九郎坐在他身旁唤醒了他。

张云雷看着车顶,盯着那块不知道从哪里沾来的泥点。“我做梦了。”

“我知道。”

“梦到闺女了。”

杨九郎没说话,安静的注视着张云雷,张云雷仍然盯着车顶那块污渍。

“她跑了,一步没舍得等我。”

“磊磊,我错了。”杨九郎伸手去握张云雷的手,没被躲开。

“郭麒麟怀孕了。”张云雷忽然转了话题。

“阎鹤祥和我说了……”

“郭麒麟胆子特别小,怕的要死,比我当时怂多了。”

“磊磊”杨九郎眼圈发红,“事情都过去了,我可以解释,真的,这次什么都不瞒着你,你想知道什么我都说。”

“梦里闺女就穿着我放购物车还没来得及买的小衣服,我的眼光就是好,你说她是不是也喜欢,毕竟穿着这么好看。”张云雷看累了,眨了眨眼睛。

“……”杨九郎心口又堵了起来,“是不是连让我解释的机会都不给。”

张云雷眨眨眼,终于舍得看向一旁的杨九郎。

“就算你知道我一直都没有不相信你。”

“我知道。”

“就算你知道我对你的爱从来没有变过。”

“我知道。”

“就算现在所有误会都解开了。”

“没办法,”张云雷声音很轻,轻的几乎让人听不见,“就是没办法。”大概是先前看累了,眼泪忽然泛了上来,黑暗中,他的眼泪显得格外多余。

有些事情能解决,有些事情过不去。没办法,过不去就是过不去。

“如果是你坚持的,”杨九郎头一次觉得开口说话这么难,“我答应你。”

“好。”



站在窗口的郭德纲看着楼底下停了许久的车忽然就回过头说了句“吃饭吧”

“磊磊和九郎还没回来呢。”王惠擦着手上的水。

“吃饭吧,”郭德纲轻叹了一口气,“吃饭。”



TBC
离不离婚已经不重要了,虽然一切的一切都是误会都是假的,但造成的伤害都是真的
但本来就是狗血的东西,就让更狗血的理由让他们和好吧
下一更完结,如果没有完结,请下下更再看这句话

放心,你们随便骂,he不回来算我输

评论(22)
热度(359)

© 浪人行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