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种种,皆成今我,切莫思量,更莫哀。
从今往后,怎么收获,怎么栽。

【九辫】西安

*就是个甜甜的段子



“他们说我胖。”


“吃药吃的呗,他们吃药得胖死。听话,吃完饭吃药,这样就不胖了。”


“你吃吧,我不饿。”



张云雷没理杨九郎,整个人怏怏的。




原本西安专场结束还有一天的时间,张云雷来的时候计划了一路要好好玩玩西安。结果到了剧场身子痛的几乎站立不住,瞒着杨九郎瞒着任何人,演出前半小时吞了两片止痛药才上的场。



回了酒店,杨九郎想板着脸数落他,以搭档的身份。张云雷一句“我好痛”立马把他拉回了男朋友的身份,心疼自责两种情绪把他原先想好词句冲的一字不剩。



“哪里痛,我们去医院,没关系,有我在,不会被拍到。”



“心痛。”



张云雷顺势窝到杨九郎怀里,以一种不管发生什么杨九郎都舍不得对他生气的姿态。



“你是不是不给我明天出门了。”



张云雷本来打算明天和杨九郎去大明宫。



“哼。”



杨九郎还是有气的。



“其实我下了场就已经不疼了。”



张云雷满嘴的真诚。



“真的真的,你信我!”



杨九郎伸手在张云雷屁股上不算轻的掴了一巴掌,成功让怀里人不再做声。



杨九郎心里有气,对他也对自己,张云雷不想再挨巴掌,满心的委屈却只能哼哼唧唧。



“那就不去了嘛。”



“听话,身体不舒服要好好养。”



“西安人的城墙下是西安人的火车,西安人不管到哪儿都不能不吃泡馍……”



张云雷有些困,在杨九郎怀里找了个舒服的角度,闭着眼睛低声唱歌。



“等下次我身体好了,等我们都不忙了,我们再来一次西安好不好。”



杨九郎轻轻拍着张云雷哄着他。



“好。”



大明宫,在这个地方,李白舞过剑也耍过酒疯,皇帝送给杨玉环的荔枝一车接一车的望也望不到边,玄武门发生过许多政变,一砖一瓦都可能沾染着某个士兵的荣耀与不可一世的一生。



张云雷想去,杨九郎想陪张云雷去。



他想陪在张云雷身边,陪他看看这个近一千四百年的宫殿。



“杨玉环太美。”



张云雷睡着之前念念不忘的呢喃。



“你一点都不胖,杨玉环压根就没有你好看。”



我爱你。



杨九郎低声说道。


张云雷睡得安稳,嘴角上扬带着甜甜的弧度,大概是梦到在吃荔枝吧。




END
周末不适合写文,只适合码些甜甜的段子
当初填志愿错过了西安,很可惜
忘了是看的哪个博主写的大明宫,只觉写的太美了
(没什么不好承认的,段子里的某些内容如果有雷同,那就是我记忆力太好)

评论(5)
热度(233)

© 浪人行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