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种种,皆成今我,切莫思量,更莫哀。
从今往后,怎么收获,怎么栽。

【九辫】非你 (ABO)

*我说了会狗血ooc,你们别不看预警🙂

13、

人生像酒一样,没喝醉的人说是苦味,只有喝醉的人才知道,那就是苦味。

张云雷酒量很好,几年前是这样的,南京南那档子事发生了以后,身边人便不再准许他喝酒,结了婚以后,杨九郎更是连一滴酒都不给他碰。

可能是太久没碰,没两杯就开始晃眼,眼瞅着孟鹤堂的身影分成了两部分。

“小哥哥,”张云雷端着酒杯开始笑,“你真好看。”

孟鹤堂没有搭茬的意思,伸手把张云雷手里的杯子拿下来,看到张云雷苦兮兮的表情还是没忍心,把酒喝了一半重新塞回手里:“喝完送你回家。”

“不喝,不喝,”张云雷连连摆手,不知是喝醉了还是没喝醉,“太苦了。”

孟鹤堂不怕跟喝醉的张云雷交流,他就怕张云雷装醉,明明在意的要死,偏要装醉装的万事不在意。

那确实是苦。


张云雷还是演技不行,坐在马路边刚准备耍酒疯,在孟鹤堂温柔的注视下还是乖巧的起身去了不远处的木椅上坐着,坐着生起了闷气。

“怎么,还是没喝多?”孟鹤堂取笑他,用肩膀碰了碰,然后主动伸手把张云雷的脑袋揽过放在自己的脖颈处。

“我已经做好决定了,你别想劝我。”张云雷闷闷的声音传过来。

“你自己做的决定我还能给你掰回来不成?”

“嗯……”

掰不回来,杨九郎放下alpha的骄傲都掰不回来,别人三言两语又怎么劝得动他。

“我问你啊,”说话间温热的气息撒在半空形成白雾,孟鹤堂笑了笑,“如果有一天周九良也不肯让我生孩子……”

“我就打断周九良的腿。”张云雷想也没想的回答。

“如果是我身体太差不能要呢?”

“好好调养,生个孩子而已。”张云雷顿了顿说道。

“如果是因为我自己保不住孩子,周九良担心我自责呢?”

“……你什么意思?”

“如果我保不住孩子,我可能会想不开,甚至觉得自己该死。”

张云雷靠在孟鹤堂脖边的动作开始僵住。

孟鹤堂察觉了张云雷的变化,自顾自的继续说道:“周九良确实爱我,也确实舍不得我自责成那个样子,他可能会编出各种理由骗我在孩子流产之前把孩子打掉,就算我恨他他也会这么做,听起来不可思议是不是?”

张云雷绷直了身子远离了那块让他安心的地方。

“如果是你,你是周九良,你会怎么做?”

他会怎么做?他会怎么做……

“我不会让你出事的。”

“如果就是出事了呢……”孟鹤堂语气淡漠,“让你选择,你选择哪个?”

“为什么要逼我做这种莫名其妙狗血到不行的选择?”张云雷起身看向孟鹤堂,手插在口袋里,怕孟鹤堂看出他的手抖。

“因为现实生活已经发生了这种狗血的事情!”孟鹤堂不由得声音大了起来,“有些事情你可以选择不知道,你可以选择逃避,但你不能带着误会过完一生。”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伤口一直捂着就不会痛了吗?你能捂一辈子吗?”孟鹤堂起身站到张云雷眼前,“师母这两天一直在自责自己当初跟杨九郎说了那些话,她也知道你喜欢这个孩子,但她更害怕你这辈子都背着内疚!郭麒麟这两天一直反思当时为什么不早点把消息告诉杨九郎不早点把你手机没收不让你看到,郭麒麟他怀孕了啊,你怎么忍心让你的事情成为他郁郁寡欢的理由?你张云雷一个人的事情,偏偏要带上这么多人陪着你操心,你不觉得这样太残忍了吗?”

孟鹤堂头一次说话这么不留情面。该说的他都说了,杨九郎不肯说的他也说了,如果张云雷还是这般一门心思的钻牛角尖,他也不想管了。

想来也可笑,为了他,杨九郎曾万事都低头,张云雷把噙到眼眶的泪珠忍了回去,缓了缓才开口:“我懂,我想过他会不会是因为什么原因,可他冷着心说他不喜欢孩子,冷着心说不想要这个孩子,我又不是没有心……”

他唯一的心结也不过是杨九郎在他最脆弱的时候用最无情的方式向他施压。他知道是他钻牛角尖,可杨九郎后来所做的一切,不都是将他往死角继续逼么。

孟鹤堂忍不住牵过张云雷的手,捂着手心里冰凉的手指,满心的心疼却不得不硬着心开口:“是,杨九郎他确实不对,还死憋着不说不肯解释,但他一个人能抗的下多少?就算他扛得住网上对他离经叛道欺师灭祖的讽刺谩骂,你让他怎么扛得住身边再没有你?你以为杨九郎离了你活得下去?你是要活生生的从他心口剜下一整块肉,还不给他止血……”孟鹤堂用手指抹去张云雷留不住的眼泪,轻声道,“你是想疼死他,还是想活生生疼死自己。”

你看吧,伤口就算不捂着,也还是疼啊。

“小哥哥,”张云雷反握住孟鹤堂的手,“我拜托你一件事可以吗,今天的事情不要让杨九郎知道……”

之后变得麻烦的事情,目前的他解决不了,以后的他说不定能解决,既然现在解决不了,不如留给以后的他来做。


TBC
有人不理解九辫到底是为了什么不肯和解……
其实是很小的原因,被我放大了而已
有意见可以提,但我不一定听
就这样

评论(11)
热度(326)

© 浪人行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