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种种,皆成今我,切莫思量,更莫哀。
从今往后,怎么收获,怎么栽。

【九辫】非你(ABO)

*ooc
*微良堂,小孟仙儿和小先生实在是可爱
*下一章狗血复合,不许骂人

14、

签了张磊两个字的离婚协议书被收在柜子最深处,张云雷和杨九郎没有再提过这件事,但两个人也再没有过联系。

张云雷找出一天时间专门买了吃的给八队的队员,除了时常来三庆园看看他们的演出抽查抽查作业,跟所有人都聚在一起的机会几乎没有。

这次的聚餐谈不上多愉快,因为队员们都小心翼翼的希望他能开心,少了以往的插科打诨,好像所有人心里都哽了块刺,发了和队员一起吃饭的微博,评论里许多人问杨九郎的去向,张云雷这才知道那个刺是什么。

八队不完整。

他知道杨九郎也经常来三庆园,从队员的语气中得知,但杨九郎来的时间永远和他错开,不知是谁刻意为之,总之是见不到面。

还好,否则苦了。张云雷这么想着,不去深究到底是见面苦还是老死不见更苦。




热潮期来的突然,算了算日子,大概是流产导致的生理紊乱,他去药店开了热潮期专用的抑制剂,店员带着同情的眼神深深的刺痛了他。

热潮期,是被标记过后的omega才有的发情期。

这不是个公平的世界,对omega尤其。

生物进化,优胜劣汰。omega的社会地位始终不高,虽然没有旧社会的生孩子工具那样残忍,但omega天生的缺陷无可弥补。未被标记过的omega,发情期可以靠抑制剂度过,被标记过的omega热潮期则只能依靠自己的alpha的信息素才能度过。

靠着两盒高浓度抑制剂,张云雷终于活过了能折磨他致死的热潮期,也终于知道这种等不到自己alpha抚慰的感觉如何。

生不如死。

杨九郎的关心来的太迟,信息素提取剂的包裹送到张云雷手上的时候热潮期已经过去了。不怪任何人,他的热潮期提前太多,纵使杨九郎已经是在他以往日期的前一周安排好了这些。

那一天张云雷没有出门,接着的好几天都没有出门。他如瘾君子一般,靠着那点信息素捱过了热潮期后疯狂滋长的空虚。

他害怕寂寞,害怕到了无耻的地步。




离封箱演出不过一个月,德云社上上下下都在为这次的封箱做准备。一来是封箱本就重要,二来是前段时间网络闹剧让德云社承担了不小的舆论压力,郭德纲接受采访时透露会有一个合适的正式的场合将这件事情解释清楚。

郭德纲不玩偶像明星开发布会那一套,合适且正式,无非就是年底的封箱演出。正当所有人将目光都放在事情的当事人身上时,张云雷正式向领导递交了申请,申请做幕后。

平地一声雷,这道申请炸的所有人都懵了。

张云雷要退居幕后?

当初身子碎成渣装着几百块钢板也还要坚持上台演出的张云雷要做幕后?

郭德纲把申请书收到书桌里,和杨九郎的那道放在一起。

“你做幕后,我不拦你,”他淡淡的说,“一切等封箱结束。”

为了逃避所做出的事情,郭德纲没必要去较真。



张云雷是个悲观主义者。

他永远不能凭希望两个字就活下去,他最先考虑的永远是最坏的结果是否能够接受。

做幕后是他能想到的最好的解决问题,他接受不了舞台上没有杨九郎,主动总比被动好。

从玫瑰园打车回家的路上,他目睹了一场交通意外,不算大,就是声音听起来十分惨烈。骑着摩托车的丈夫带着满额头的血第一时间不是找肇事司机,不是凶巴巴的要求赔偿,更不是去捂着头呼痛,而是扶起身后只是磕到一点皮的妻子上下查看,待发现妻子并没有多大伤痛时,憨笑挂在了脸上。

事故让交通拥堵起来,张云雷趁着间隙拍了张夫妻俩相拥而笑的照片,事故双方都不是不讲理的人,交通很快疏通开,张云雷把照片拿在手里看了又看,随后点击删除。

他点开通讯录,拨通了置顶的号码。

他有点想把这件事跟杨九郎分享一下,就用“诶,我回去的路上看见一对夫妻,你知道怎么了嘛……”这种语气。

电话那头不出意外的在第一时间接通了,给他回应的却不是他想了很久的人。

“喂?嗯,杨九郎出事了。”




“九良,咱俩手机是不是拿错了?”

“嗯,刚接到电话,张云雷出事了。”


“可以了”周九良面无表情的给郭麒麟发了短信。

任务完成的太快,跟他的堂堂提前说一声的时间都没有。

算了,两个人连退幕后这种事情都做得出来,再扇点风总不会有更坏的结果。况且郭麒麟顶着个肚子向他提请求,这总不能拒绝。

周九良这么想着,给孟鹤堂发的消息变成了——

先生,我想要个孩子,我们俩的孩子。



TBC
最近身体出了点小毛病,码字断断续续才凑成的一章,本来不打算更新的,有宝贝催更,算了,就这样发吧
反正从一开始就是狗血,我不介意更狗血一点
最后,大家要保重身体,无论如何狗命要紧

评论(8)
热度(341)

© 浪人行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