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种种,皆成今我,切莫思量,更莫哀。
从今往后,怎么收获,怎么栽。

【九辫】非你 (ABO)

*ooc
*he
*烂尾完结

17、

“好看吗?”张云雷特地挑了那件鹅黄色的大褂,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女在心上人面前渴望得到肯定。

杨九郎故作严肃的抱着手:“嗯,款式不错,颜色挺衬人。多少钱啊?别说了,买!”

“去你的。”张云雷笑眯了眼睛。

他和杨九郎第一次专场穿的就是这件鹅黄色的大褂,现在穿,倒有点有始有终的意味。

“封箱结束,我们的事情就彻底解决了。”

“嗯?”

“反正你到时候别拆我台就行,好好看着。”

“磊磊?”

“放心,我和师父说过了,他让我自己看着办。”

“我虽然不知道你要做什么,但你要知道一件事情,我永远和你在一起。”

“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

人活着啊,就像在泥地里行走,太过云淡风轻就什么都留不下,会遗憾会懊悔,连脚印都没有,可如果心里装的东西太重,不小心就陷进去,难以自拔。

张云雷不想做陷进泥地的人,也不想杨九郎做。




“各位,刚才相声也听完了,对,我又上来了,没什么,就是想和各位聊聊天。”张云雷一个人握着个手机上了台。

“别看了,杨九郎被我支外面买炸糕了,我师父不知道我要上来,咱声音小一点,别让他听见,不然得扒我皮。”张云雷看了眼后台忽然笑了,郭德纲站在幕布后背着手看他,脸上带有鼓励的笑意。

回过身子张云雷立马改了模样:“保安,来后台,把那个叫郭德纲的人给我控制住,没错,就是那个”张云雷手指比了个桃放在头顶处,“那个桃,你们懂吧,放心,他不给钱我来给,双倍,做得好给你们三倍,你们仨加起来是一个人的三倍懂了吧。”

台下笑了,虽然不知道张云雷到底要做什么,但是每次台上有人拿郭德纲开玩笑总会有无尽的笑点。

“大家应该都认识我吧,那位摇头的请你出去,你个假粉丝,被我逮着了吧!

嗐,你们问我相声说完了上来干什么啊,我这不是刚要解释,被那个摇头的大叔打断了嘛。

得得得,你们别急啊,你们看见我拿了手机上来,应该知道我要做什么了吧,咱们一个一个的来。”

张云雷翻出手机里的图片,举在身前:

“第一条,这张照片大家都知道对吧,爆出来当天,我和杨九郎正在后台等演出,我不瞒大家,那时候我怀孕三个月了。怀孕也正常啊,我和他结婚三年了,早该有孩子了。

怀孕大家应该了解一点,就是心情时好时坏,郭麒麟知道这件事怕我看了以后情绪起伏太大对孩子不好,就把杨九郎拉出去谈话,我还不知道呢,我说我没事干看个微博吧,发现我张云雷的名字挂在了热搜第一,怎么我这还没演出呢,名声传这么快?结果点开一看,是张照片,嚯,什么鬼?

我就不说这个照片是不是p的了,就算是真的,就算那个人确实是我张云雷,在座的各位告诉我,哪条法律规定了,一个已婚omega不能和别人拥抱?现在是什么时代?就算我身边没有杨九郎,我和别的人拥抱一下,出于礼节出于礼貌,不行吗?所以我一开始一点都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没影儿的事,我怕什么?”

张云雷声音不大,但压的住台下所有的议论,他不单单是在解释当初栽赃他的谣言,更是用自己的案例提出omega当今地位到底是不是和外界说的一样,和alpha,beta平等的疑问。

“然后是第二条啊。”

张云雷翻开文件,点开了一条音频。

不堪入耳的声音从张云雷手里的话筒传到剧场每一个音响,是肖仁剪辑的音频。

台下一阵哗然,不止观众,各个知道封箱会有新闻的媒体听到也是一阵惊诧。

张云雷这是疯了吗?把那个抹黑他的音频通过音响巨大无比的播放出来。不过……这可又是个好头条!忽然之间,每个人的摄像头纷纷举起,拍照的咔嚓声不绝于耳。



“云雷这孩子是要做什么?”于谦见后台德云社各个孩子纷纷议论,细细听来却惊异不已。

“师哥别急啊,”郭德纲还保持着原先那个模样,眼睛却紧紧盯着台上的张云雷,“我徒弟我清楚,您就看着吧。”

伤口不能捂一辈子,捂出痂再撕就疼了。


“大家都知道这件事是吧。”张云雷关掉手机,声音戛然而止,一瞬间偌大的剧场鸦雀无声……

张云雷不打算和台下有无谓的互动,继续开口:““我再往下看,不对啊,怎么还有个视频?点开,就是刚才给你们放的那个音频。我心里还想呢,合着我和杨九郎晚上是有人趴我家床底录的?可臊死我了哟!”

看着张云雷捂着脸故作害臊的样子,台下传来善意的笑声,合法夫妻,做这些不为过。

“别说,剪的跟真的似的,我一开始都懵了,后来我翻评论啊,发现不对,怎么说我出轨呢?

后来杨九郎就进来了,我虽然没做过这些,但毕竟事情摆到台面上,我肯定得说点啥啊,我问杨九郎你信我吗?杨九郎毫不犹豫就说相信我。”



被点名的杨九郎站在后台,因为不能逾矩,他只能站在郭德纲和于谦的后面,双手放在身前绞在一起,焦躁的不行。

他看不到台下观众的表情,也不知道张云雷接下来会说什么。

张云雷的每一句都带他回到了他们闹得最僵的那段时间,那段让他生不如死的过往。




“接下来是这张我下跪的照片。

首先,各位有什么冲我张云雷来,别整天巴巴的粘着我师父扯着德云社,跟踪偷拍到我师父家了,这人我迟早给你抓出来。

其次,这孩子不是杨九郎不想要,是本来就留不住,我几年前出的那事儿大家伙都知道,盆骨都摔碎了,就这样的我再受点刺激,孩子怎么保得住?那张照片拍的也巧,我肚子疼受不住几乎快跪地上了,杨九郎扯着我没让我倒下,怎么就成了杨九郎不相信我强迫我打胎,我下跪向杨九郎道歉?男儿膝下有黄金,我张云雷跪父母跪师父,绝不会因为一件子虚乌有的栽赃陷害下跪。

当然,孩子最后没留住。”

张云雷停下来好一会儿没说话。

台下一时噤声,只剩媒体摁快门的声音响个不停。

“没事儿,多大点事儿。”张云雷挥挥手赶走了埋在心底最深处的悲伤。

“事情后面你们也知道,杨九郎背着所有人把所有事揽在自己一个人身上,还说退出德云社。不是我说他,我跟你们说,就杨九郎这样小眼八叉的,除了我还有谁看得上他,他除了宝贝我疼我还敢做出轨的事儿?这笔账我迟早跟他好好算。

不过后来我也把事情原委都弄清楚了,肖仁,也就是台下一半媒体人的同事。具体你们去看我微博那个视频,也挺火的,太长我就不在这里复述了,反正这人也是厉害,我随便两句话就全把事实交代出来了,不过我那里边还记着一句话,感觉挺有道理的,我跟你们学学啊。”

张云雷清清嗓子,直视着负责直播这场演出的机器。

“媒体只会公布多数人的意见、社会舆论以及观众感兴趣的话题,其他无用的信息都会被删除。当然,这并不代表媒体就是万恶之首。媒体不会说谎,只不过会对消息进行增删取舍罢了。

说的真挺有道理啊,我呢也是怕今天在场的所有媒体朋友们也是抱着这种心态,回头又把我剪成一个满口胡言疯疯癫癫的形象,把德云社弄成个这那的什么组织,这次演出特地弄了现场直播,哎对,就是这个,我不怕你们剪辑。”

张云雷明面直接怼了媒体人,部分人听了脸青一阵白一阵,而剩下的真正的观众则拍手叫好,喊声不绝。


“这样不好吧,这孩子以后可怎么发展……”于谦摇摇头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年轻人嘛,有点血性是好的。”郭德纲嘴角上扬心情有些愉悦。

想当初他年轻的时候,何止是骂媒体,三句不对都是直接上手打啊。


“嗐,说了这么多,我出于私心就再补充最后一句啊,我被栽赃的时候,骂我水性杨花骂我什么的是你们,事情弄清楚以后,跑过来跟我说二爷我们错了要我原谅的也是你们,行,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我原谅你们了,”张云雷对着台下观众,眼底湿润,“可是你们能不能把那个疼我爱我拿命护我的杨九郎,还给我?把他还给我张云雷……”

台下有姑娘喊了声“二爷别哭” 接着又有无数的人跟着喊,喊什么的都有,听不太清,张云雷也控制不住。

“喊你呢,干什么呢!不争气的东西!”郭德纲回头怒目而视待在原地的杨九郎,“控不了场,你今天别下台了!”

杨九郎挠挠头超过郭德纲于谦从幕布侧慢慢走上去。

“怎么着,听说有人趁我不在欺负我的角儿了?”




18、

张云雷又火了,这次不是又传出什么绯闻,而是因为德云社年底的封箱演出。

1L  我觉得有些东西没必要说吧,只要告诉我们大概就行了,真是说相声的话多拎不清重点啊。

回复:哟,楼主这话说的,张云雷说这些不就是怕有您这样的人物存在吗,怕您听不懂回头又误解什么。

       支持楼上,现在这样了还想着秀您那优越感,深怕别人不知道您语文小学年纪第一?

       支持+10086

2L   难道大家不觉得张云雷怼媒体那段怼的特别好吗?!我的天终于有明星敢这样说话了,现在的媒体实在嚣张!太可气了!

回复:赞同,但是纠正一个小小的错误,张云雷不是明星哦,他是德云社的一个相声演员。

       还有他说omega社会地位那段,简直太帅,口口声声说着所有性征地位平等,可是只是随便一张拥抱的照片都能扣上出轨的事情,这不是对omega地位的蔑视又是什么?

       赞同+10086

3L   希望这次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吧,二爷受了太多苦和委屈了,以后一定要一马平川呐!

回复:是的了!寿与天齐!

        希望他们俩以后还能继续说相声,我觉得九辫的相声真的很好啊!

        咦!楼上惊现九辫粉,这下好了,九辫粉永不脱粉!九辫女孩从此又有了名字了!

        虽然看不懂,但同意楼主+10086



“干啥呢”阎鹤祥抽出郭麒麟悄悄拿在手上玩的手机,“啥玩意儿+10086?”

被逮着偷玩手机的郭麒麟咧开嘴卖乖的冲阎鹤祥直笑。

“别以为卖萌就能逃过你玩手机的事情。”阎鹤祥板起脸教育,“手机辐射大,刚怀孕的不许玩这么久的手机。”

“这不是想看看网上现在是什么情况嘛。”郭麒麟吐了吐舌头,复又撅起嘴朝阎鹤祥撒娇,“老阎,我就再看一会儿,真的,知道网上大概风向我就乖乖的不再玩了!”

阎鹤祥永远拿撒娇的郭麒麟没办法,叹了口气把手机递过去:“你倒是回复点有营养的东西,一溜排10086算什么……”




郭德纲一点没留情的把两个人的申请驳回,嘴硬的说道:“你们俩把德云社弄成这样,不好好多演几场给我把钱赚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你们俩。”

张云雷是不要一点面子的把申请接回来,笑呵呵的给郭德纲倒茶。

“不气不气,我们肯定把您大孙子的奶粉钱赚回来。”

“嗯?”一个上扬音。

“不不不,小学之前的费用我们都包了。”张云雷以为这样还不够,忙改口。

“我孙子?”郭德纲咂摸着那句话,然后眼睛一瞪,“给我把郭麒麟叫回来!”

“诶好嘞!”得,合着没告诉郭德纲,郭麒麟怎么怂成这个样子……

“还有阎鹤祥!”

身后一声怒吼,险些折了张云雷的老腰。

张云雷心里默默的给郭麒麟点了柱香。

“喂?大林,哎对,不是我想你了,是是是我想你了,你别闹,我跟你说正经的昂,赶紧收拾收拾和阎鹤祥出国吧,不是你别问,直接走,我跟你开这玩笑做什么?算了算了不信我拉倒,你爸今天喊你和阎鹤祥晚上回家吃饭,没什么事,就是跟你探讨一下老郭家子嗣传承问题,对,你们家有皇位要传给嫡长孙,快来吧。”

抢在郭麒麟骂人前挂掉电话,张云雷长舒一口气,戳开杨九郎的微信——给你十分钟时间来接我,我要吃炸糕。



张云雷忽然就想到了选搭档的时候,段子里的采蘑菇都是假的,当初是他一门心思的倒贴到杨九郎身上非要杨九郎跟他搭档,还在杨九郎最胖的时候当所有人面说“九郎最好看了”

杨九郎一直等在楼下没走,张云雷下来的时候,杨九郎正靠在车门处朝他笑。

“真是一点眼睛都看不见。”张云雷嘴上嘟囔,却又想,其实还是挺好看的,自己眼光怎么会错,这么想着,张云雷也笑了。

你笑,我也跟着笑,我们就这么把路过去了。



19、

其实人生不难的,那些我们觉得难的地方,很久以后想起来,都忘记为什么会难了。



END
非你 正文正式完结啦🎉
正文的走向不适合硬掰小甜饼,所以日后会有很多的甜甜的番外掉落,可能会直接分成第二部吧
本来只是一个脑洞,没有大纲没有提要,一开始就觉得一万字完结就不得了了,结果拖到现在
毕竟我更舍不得完结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第一次开始写九辫是11.7的那篇茶酒伴(就是没人看的那篇)一直到今天12.7,整整一个月涨了八百多的粉丝我也是受宠若惊
后面有时间开个点梗坑,各位记得来捧场啊
真的是完结了都要费很多话,真难受

完结了,不要脸的求很多很多的评论👀

评论(32)
热度(568)

© 浪人行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