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种种,皆成今我,切莫思量,更莫哀。
从今往后,怎么收获,怎么栽。

【九辫】郁怀

*生子(假abo)
*虐
*先婚后爱
*我就是试试看能不能把这三个点梗堆在一起写篇文

脑洞来源真实史实——

明清时期贞洁观念强烈,近乎至酷。

女子出嫁时,女方往往派人到夫家打听消息。如果洞房第二天鼓乐喧天,证明新娘通过夫家检验,婚礼会照常进行。

否则不但不举乐,新娘还会被送回女方家,并索还聘礼,赔偿男方所有开销。

女方家也会觉得很丧气,这位新娘也不可能再嫁。

1、

张云雷坐在烛光照不到的暗处,一时难以判断,眼前到底是那个更糟糕:是此刻深处的黑暗,还是屋内另一人所给予他的冷淡。

欢愉的痕迹遍布张云雷如玉的肌肤上,光是肩头就落着许多红印。张云雷低头看了不禁面色潮红。满床狼藉无处不在宣誓着他已经在刚刚彻头彻尾的属于眼前那个正穿衣的男人。

可是为什么呢,本该欢欢喜喜的一场床事,他的初次却没有落红……

没有落红……


城里的传统,成亲前一天,丈夫需在前一夜与妻子提前洞房检验妻子是否完璧。若是完璧,第二天便鼓乐喧天将妻子迎进家门,否则,非但不举乐,还会解除婚约并索回聘礼。

妻子也会落的不贞洁的名声,难以再嫁。



“我以为你真的对我有情,还叫你等我提亲,现在看来,是我天真了。”杨九郎慢悠悠的开口,仿佛一点指责张云雷对他的不忠的意思都没有,落到张云雷耳里却字字诛心。

张云雷揪紧手中的被子,想开口解释却又无从下口。他该怎么说?说事情不是这样的,说他真的守身如玉是杨九郎误会了,还是说他真的对杨九郎有情?

没有落红就是没有落红。证据就摆在两个人的眼前。


张云雷的沉默像是默认了自己的不贞,杨九郎气急反笑,穿戴好衣物就准备离开,却听张云雷轻声的一句:“你也说,一定会娶我。”

曾经的誓言经由张云雷口中说出,重重的落在杨九郎心上,他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转身只想好好奚落一番,却见张云雷眼眶湿润。杨九郎从腰间抽出那把从西域带来的短刀径直朝张云雷走去。

张云雷见状不躲,方才那句话不过是想激怒杨九郎,男儿屈尊于另一人之下本就不是多长眼的事情,现在又出了这样的闹剧,不仅是他,父母大概也会这辈子都抬不起头的。

若是杨九郎杀了他能不再生气,倒也值了。

却见杨九郎翻过短刀在手臂上划了一刀,血滴落在床褥上,很快聚成了小小的血泊。

“你做什么!”

杨九郎挡住张云雷,从怀里拿出一块褥席,随意的擦拭了一下伤口,见血迹的形状差不多,便停手了。

这是初夜用来见证新娘子落红的物什,应第二天送回夫家给夫家所有人看的东西。

明白杨九郎在做什么的张云雷忽然觉得心里沉甸甸的,又酸又涩。


“明天拜了天地,你就是杨家的人。”杨九郎沉声开口,将褥席扔到张云雷身边,“以往的交情,希望你断个干净。”

杨九郎从一开始并不打算用对待女人的法子去对张云雷,他既然愿意违背父亲的意愿去张家提亲,便也不会把那些习俗看在眼里。今夜前来不过是担心张云雷会被邻里乡亲指点,现在知道了,张云雷这个人,不值得他这样。

至于那块染血的褥席,就当是为张云雷做的最后一件事。

既然张云雷想嫁,他便娶。

就当他以前的情意都是喂了狗吧。


杨家是大户,在城里的威望极高,是以光是前来道贺的人家就已经在杨府门口排了不短的队。

杨父虽不同意这门亲,但既然杨九郎坚持,况且张家也算是城里有点头脸的,索性把这场喜宴当是联结其余商户的宴会。是以杨父换上商场里惯用的笑脸迎着有头有脸的宾客,寒暄着那一套惯有说辞。


张母正给张云雷梳头绾发,看着铜镜中自己疼了十几年的儿子现要嫁作他人,不舍之情油然而生。

“磊磊,去了杨家,就要守杨家的规矩,那里不比家里,不能随着性子来。”张母忍不住的叮咛,她何尝不想把儿子放在身边永远护着,只是身为坤泽,哪里有选择的权利。

张云雷点点头,撇开眼神不再从镜子里看自己那副装扮。

“嫁夫从夫,即使是受了委屈,也要以乾元的意志来。九郎是好孩子,若不是对你有情,又何须来提亲。” 

张云雷免不了想到昨晚发生的事情,若不是昨晚,或许杨九郎真是对他有情的。

“娘”张云雷开口,要说的话却又堵在喉咙难以继续,“这个东西,是要给谁吗?”

他拿出昨日被杨九郎作假的那块褥席,屈辱的神情在张母眼里却成了自己儿子的羞赧。

“好孩子,这有什么难为情的。”张母低声笑了,“这个东西一会儿交由红娘,红娘领着过了门,先给对方的双亲看过才能行拜堂之事。”

张云雷不再说话,任着母亲拿起梳子为他绾发。

“一梳梳到尾,二梳白发齐眉,三梳儿孙满地……”



过了门,透着盖头,张云雷见红娘张扬着把那块褥席交由杨家的管家,又递给杨家双亲查看,他看不见两位老人什么反应,只听周围传出一阵欢呼,接着便听有人高喊一句“一拜天地”

他便知道,那块褥席向所有宾客证明了他的忠贞。

“呵”杨九郎传来一声冷笑,不大,张云雷却听的分明。

他没忘,在杨九郎心里,他已就不是贞洁之身。



TBC???
写出来没什么感觉,随时删
发一章试试水,有人看就继续更
取名随意,正好听到郁怀这首歌,就用了

评论(70)
热度(617)

© 浪人行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