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种种,皆成今我,切莫思量,更莫哀。
从今往后,怎么收获,怎么栽。

【九辫】非你(二)

非你  番外(1)

  又名:张云雷只想生闺女儿

*abo+孕期小甜饼

正文:


每个人应该也有这样的时刻。

就是特别特别特别动心喜欢一个人的时刻。

明明两个人结婚已经三年了,明明两个人该做的都做了个遍,只是突然有一个瞬间,你还是特别喜欢在你面前的这个人。

就像现在这样。

张云雷等杨九郎回家等的半倚在沙发上睡着了,杨九郎轻手轻脚的走到张云雷面前细细的看着张云雷睡着的面庞,好奇心起开始细数着眼前人长长的睫毛。

恬静的睡颜洗尽忙碌一天的风尘,这让杨九郎突然觉得和张云雷一起活下去这件事,听起来就很棒。

即使控制了呼吸,也还是有温热的气息轻打在脸上,张云雷眼睫毛微微动了几下,还未来得及完全睁眼便被杨九郎出声阻止:“你要等我亲一下才可以醒。”

张云雷听话的闭上眼睛,轻抬起头准确无误的吻到杨九郎的嘴唇:“请问我现在可以醒了吗?”

“好吧,你可以睁开眼了。”

张云雷睁开眼看到的便是杨九郎笑没了眼睛的脸,Alpha温和的信息素包裹住他,给他无尽的安全感。

“怎么不去床上睡。”杨九郎舍不得放开的又啄了一下张云雷的唇。

“以为你不会那么晚才回来。”长时间窝在沙发上的姿势让张云雷的腰有些酸,忍不住背手在腰间捶了捶。

杨九郎心疼的不行,作势要打横抱起张云雷,张云雷连忙往旁边坐了坐。

“怎么了?”杨九郎不解,继而被张云雷牵着手坐了下来。

“想你了。”张云雷靠在杨九郎怀里蹭了蹭,刚睡醒的声音显得格外软,杨九郎的心不由得化成一滩春水。

“医生说六个月以后才能检查出宝宝的性别。”张云雷声音闷闷的,“如果不是女孩子怎么办,我可不想像郭麒麟那样生个儿子。”




大概是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吧,郭麒麟怀孕前怀孕后都念叨着要生个皮实的儿子,结果还真的生了个大胖小子。

孩子名字是郭麒麟和阎鹤祥取得,叫阎秉文。

“名字是一辈子的大事,承托的是父母对子女的祝福与希冀。”郭德纲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把给孩子取名字的重任还给了郭麒麟和阎鹤祥,自己几个月来查字典翻典籍的不眠不休就这么抛在了脑后一句没提。

阎秉文出生时张云雷还没怀,杨九郎看得出来,虽然张云雷嘴里嘟囔着郭麒麟不争气生了个儿子,但对新生生命到来的向往是藏不住的。

“要不咱也生一个?”杨九郎偷亲了自家小祖宗一口,提出了这个不怎么成熟的意见。

“生!”



备孕那段日子大概是杨九郎最幸福的时候,往常床事方面颇有些保守的张云雷为了怀孕什么姿势都想试,如果不是杨九郎拦着怕他骨头再碎一次,张云雷大概是什么人类的极限动作都能来一回。

结果真的确定怀上了以后,张云雷立马把杨九郎踢得远远的,恨不能把杨九郎分配到客房。

为此杨九郎特地咨询了已为人父的阎鹤祥和还有三个月要当爹的周九良。

阎鹤祥:“哦,大林怀孕那阵儿啊,每天看不到我都能急哭了,就是离不开人你说气不气?”

周九良:“很急吗?我家先生要睡觉了,没我抱着睡不着,回聊。”

“……”杨九郎毅然决定退出群聊。




后来杨九郎就知道张云雷这么急着把他发配客房是什么原因了。

备孕那阵儿张云雷习惯了每晚和杨九郎做那些事,身体是依赖了,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没到时间是绝对不能做的,只能从根本断了身体上的依赖。

杨九郎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床上搂着张云雷哄了许久,又是保证自己肯定把持得住不动他,又是保证肯定能拦住张云雷的把持不住。

“我这手指长吧,好看吧,”杨九郎伸直了手在张云雷眼前晃了晃,“你就当他是按摩棒,想怎么舒服他都能满足你。”没羞没躁的话戳破了张云雷的小心思,骚红了张云雷半张脸。

怀了孕的身子过分敏感,隔几天忍不了了便偎着身子在杨九郎怀里红脸撒娇。

杨九郎总是格外耐心,前面的照顾好了,却非要硬着心等到张云雷泪眼汪汪亲口说出那句“后面已经很湿了”才愿意轻轻分开软热的臀瓣,手指灵活曲弯着前行寻找那块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地带,手指修长且技术不错的杨九郎总能满足小祖宗的所有需求,听着怀里人娇息阵阵,杨九郎忽然觉得自己实在是委屈,还真把他当按摩棒了。

“等你出来了,我得好好教育教育你。”事后杨九郎恶着嗓子对张云雷肚子里的小豆芽威胁。

“你舍得跟闺女生气吗?”张云雷笑了。

“闺女舍不得,要是儿子就舍得了。”

张云雷脸上的笑忽然凝固。

杨九郎怎么就忘了呢,张云雷只想要个闺女。

瞧他这张嘴哟!




后来的一段时间,张云雷也没有什么情绪上的变化,杨九郎也就没放在心上,直到刚才……

“你看文文多可爱,小小的一个团子,软软嫩嫩的,你还抱着他不肯撒手呢。”杨九郎语气轻柔的开口,“其实生儿子没什么不好,真的磊磊,你看大林现在多幸福。”

“我都懂,我就是……”张云雷伸手握住杨九郎另一只手,放在自己小腹上,“你说是不是闺女生我气了,因为我当初没好好珍惜她,她就不肯再让我做她爸爸了。”

杨九郎心里堵的实在难受,手都不知道该怎么继续放在那里。

“哎呀我说胡话呢。”张云雷直起身子挥了挥手以期赶走即将涌上来的悲伤,“医生说要一直保持好心情,不能难过,不能生气,不能……”

“磊磊”杨九郎扳过张云雷的身子,直直得对上张云雷泛红的眼睛,语气前所未有的认真。

“怎么了?”

“闺女跟我说话了。”

“啊?”张云雷不明所以,有些懵。

“闺女上次临走之前跟我说,哎呀,我来的太匆忙了,都忘记给我爸爸准备礼物了。”杨九郎奶着嗓子学小孩子的声音,“那可不行,爸爸怀我这么辛苦,要是最后发现我没有准备礼物一定会很伤心的,我可不愿意让爸爸伤心,所以我要先回去准备一份大大的礼物,下次再来看爸爸,亲手把礼物送给我最最最喜欢的爸爸呢。”

张云雷成功被杨九郎逗笑,先前的阴霾散了一半:“杨小瞎你这人哦,光长一张嘴了。”

杨九郎见张云雷笑了,也跟着笑了起来,手一伸,把张云雷揽到自己怀里抱了个满怀。

“翔子”张云雷环过杨九郎的背,声音不大,“下次要跟闺女说,爸爸不要礼物,只要她好好的出生就行了。”

“知道啦,宝宝一定听爸爸的话呢。”杨九郎收紧怀抱,不要脸的继续起了他的角色扮演。




杨九郎这段话虽然无厘头,但确实抚慰了张云雷内心最深的那个坎,张云雷也开始期待起了闺女的再次降临,直到真正确定孩子性别的那天——

“杨淏翔!你他妈能不能有点用!你居然让我怀儿子!”

“咱有大儿子啦?哎呀,我还挺能耐!”

“咱闺女跟你说的礼物就是这个?!”

“这不是闺女想给你个惊喜嘛,你看多惊喜!”

“医生,我想咨询一下,就是如果现在预约流产……”

“张云雷你敢动这个念头试试?”

“你居然凶我!”

“不不不,我这不是担心你……”

“别说了,我已经生气了,我不管我要生二胎,这孩子生下来就扔去南京给我父母带,我就不信了,还生不来闺女了。”

“行行行,生!肯定生!二胎肯定是闺女,我保证,别气了好不好,对身体不好。”

“哼╯^╰你要好好哄我,不然我会好难过好难过。”

“好好好。”

“我要吃……”

“别说了,吃!”

“我要去……”

“去!”

“你能不能让我……”

“能!”

“让我把话说完……”



医生目瞪口呆的看着这对年轻的小夫妻头胎还没生出来就已经开始计划二胎……不禁感叹年轻就是好。

杨九郎则在哄小祖宗之余抽空替才三个月的小豆芽担忧了一下以后的日子,算了,生下来以后估计也就只有他受气的份。

他的磊磊就是嘴硬而已嘛,怎么舍得让他们的儿子去南京呢!


也是后来孩子长大了以后杨九郎才发现,张云雷确实只是嘴硬,想把时刻黏着他的磊磊的小兔崽子撵去南京的从来只有杨九郎一个人。




END
无脑番外,不定期更新
有朋友指出性别检查要六个月,悄悄咪咪的改掉啦
然后……百度是大屁眼子🙂
(请在评论区跟我玩)

评论(17)
热度(424)

© 浪人行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