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种种,皆成今我,切莫思量,更莫哀。
从今往后,怎么收获,怎么栽。

【九辫】郁怀

*abo

*虐

*ooc

*一辆不算车的小破车


4、

阳光近日来逐渐变得灼人,即使还未真正入夏,张云雷也要待日落后才愿意在院子里坐上一坐。

只是坐坐,看看院子里的花草,听听风挲过树间的声音,什么也不用想。

被杨母提点过,张云雷便本本分分的不再出门。杨九郎半个月没回府,大概是商铺的事情太忙,总之轮不到他操心,张云雷这样想,忽然听到院墙外传来声音。

“这陈家就是不一样啊,连打赏都比别家的要多。”

“那可不,毕竟是杨家少爷的正妻啊,不仅门当户对,还要让府里其他人都知道她的地位,出手肯定阔绰。”

看来是府里装修请来的小工。

“新来的那位派头是够大的,这才多久啊,贴过的喜字,挂过的红绫几天前就要求全撤换下来要挂新的了。”

 “人家是大奶奶,怎么会用这剩下的东西呢。”

 “我当然知道不会用剩下的了,就是留着看着喜庆也好啊,全扔了也怪可惜的。”

“就你操心,人自己都不说这些。”

“他一个妾室,再大的意见又能怎么样?以后还不得老老实实的每天给正房请安行妾礼,就算抢在前面生个儿子,也继承不了家产。”

“也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明明就要入夏了,张云雷裹了裹身上衣物,竟然还能感到阵阵凉意,先前还在细看风吹花草的他觉得有些乏味,起身回了屋。

风往哪里吹,草就要往哪个方向倒,着实可悲。


 谁说开车一定要甜   重补了链接,你们再试试!!!


烛心泡在融化的蜡油里,如豆的一点萤光似乎随时都会熄灭。

张云雷一动不动地躺着,即使睡去,杨九郎仍用完全占有的姿态搂着他,紧贴着肩头的胸膛上传来他的温度,真的很暖。

杨九郎的胳膊动了动,应该是被他枕得麻了,他翻身背对着,挪开了些距离。虽然很暖,但睡在怀里的姿势很累,他只是无法全然依偎着。寻了位置缩在床榻角落,不安稳却也终于慢慢睡了过去。

这一夜似乎格外长,长的几乎让人以为要寻不得光明。



TBC

其实不算真正意义上的车,单纯怕被和谐才搞了个链接

感觉一般般,写的没什么感觉,不是有太多人催更的话,其实不是很想发出来

跟你们说件事吧,置顶是个好东西

写的很狗血,以后也扳不回来,不接受批评,就这样吧

希望能有评论,没有就算了




评论(83)
热度(421)

© 浪人行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