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种种,皆成今我,切莫思量,更莫哀。
从今往后,怎么收获,怎么栽。

【九辫】非你(二)

非你 番外(2)
   又名:阎秉文,你好哇
*abo+不定期掉落的超短小甜饼



张云雷很喜欢阎秉文,在阎秉文刚出生的时候就很喜欢。



阎秉文刚被护士抱出来的时候,阎鹤祥作为亲生父亲,第一时间是直接略过孩子飞奔着去扒手术室门等着郭麒麟出来的,为了不让刚出生还没有半个小时的宝宝这么早就体验到世间的凉薄,离得最近的张云雷只能伸手从护士手里接过还皱着皮肤睁不开眼睛的小团子。



“阎秉文,你好哇。”这是张云雷作为舅姥爷和阎秉文说的第一句话,温柔又认真,就好像怀里的小人儿真的能听懂一般。



周九良挤不过德云社那帮子人,看着自家先生也在逗弄小团子的行列里,凉嗖嗖的在杨九郎耳边来了句:“看来你的地位还得降。”



杨九郎当然是不服气的,瞥了一眼抱着阎秉文不肯撒手的张云雷,张嘴怼了回去:“你猜你儿子生出来会不会把你挤下去?”



非常好,两个alpha在这个德云社上下所有人都开心的日子里自己给自己找了个不痛快。







阎秉文很喜欢他的舅姥爷,不管多大都很喜欢。



郭麒麟虽然很宠阎秉文,但不惯着养,所以阎秉文也就没有其他小孩子那样娇气,很少无端哭恼。



再怎么懂事,也是一岁的孩子,白天睡得多,睡觉前自然而然就闹觉了。



阎秉文哭着嗓子不肯乖乖睡觉,不太会说话的他还表达不清什么需求,咿咿呀呀直冒着两个字“舅..爷..”



也亏母子连心,郭麒麟听懂了阎秉文的需求,没管是什么时间张云雷这会儿会做什么,直接就拨了电话过来。



这不正哄着呢嘛,张云雷拿着电话晃到窗户边语气轻柔的给阎秉文唱歌,杨九郎摇摇头想自己居然输给了电话那头的小崽子,转念又拎着衣服给站在风口的人披上,从背后拥着瘦削的身子, 听怀里人细软悠长的曲儿——

“月儿明,风儿轻……”



END
最近在听毛不易的歌,很喜欢
那就明年见啦
晚安

评论(6)
热度(301)

© 浪人行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