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种种,皆成今我,切莫思量,更莫哀。
从今往后,怎么收获,怎么栽。

【池陆】食色性也(上)

首发8000+,ABO世界观,全是私设+ooc+没有逻辑+叙事杂乱


1、性

重新补个小车车的链接(石墨真不可靠)

 

如果这不是一个梦的话。

要不是因为这是半夜担心影响邻居,池震真的很想破口大骂。

是的,他又做梦了,又双叒叕的做梦了。

其实准确来说那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梦,那是真实发生过得一场极其激烈的性事。

不过那是六年前的事情,被第二天的阳光唤醒的池震看到的除了乱七八糟的屋子,再找不到一丝与那个Omega有关的东西。

裤裆里不舒服的湿漉与还半挺立的那根东西存在感极强,池震食髓知味的咂咂嘴,虽然是六年前的事情,但那个Omega尝起来还真是......美味极了。

很好,光是想想就又硬了。池震活动了下手指,决定今晚先委屈一下自己。


2、香

“什么味儿?”一屁股坐在自己椅子上转了半圈,池震吸了吸鼻子,顺嘴一问。

郑世杰专心致志的在啃鸡蛋仔没顾得上理他,温妙玲在处理文件懒得理他,只有陆离百忙之中松松的看了他一眼。

只这一眼,池震忽然就说不出话来,停住了屁股下转动的椅子,起身隔着桌子凑到陆离面前,仔仔细细又嗅了一遍,就是这个味道,带着一股不可名状的香甜之气。

“陆队,过得挺精致啊,用的什么牌子的香水啊?”刻意压低的声线加上痞里痞气的调子,像极了在夜总会调戏妹子的浪荡子。

可惜陆离不为所动,继续手头上要交的报告,一个停顿都不带有。感到没趣的池震收回想借此狠狠奚落一番的心理缩回自己的椅子上,转着椅子悠闲的思考为什么陆离一个钢铁一般无情的Beta会用这种非常具有吸引力的香水。

 

黑云压低,顷了盆的雨点敲击着窗户撞出噼啪的声音。

“等雨停了,和我去茶园。”陆离走到池震身边,一同看了会儿外面的景象,转身的时候撂下了这句话。

“大哥,这么大的雨,你知道多久才能停吗!”

也就半个多小时吧。

池震垂着头坐到副驾驶,一路无言,几乎要把他闷出病来。

“要不你跟我说说,你喷的这个香水是什么味儿?”还是闲不住嘴。

忽然一个急转弯,池震觉得陆离是在报复他。

“一会儿挖尸体,味道比这好闻多了。”

好的,这就是报复。

 

“三千多条施肥沟啊大哥!你把我埋那儿当肥料得了,反正挖完也差不多要交代在这……”

“只挖积水的坑,埋了尸块的地方,水难以渗透下去。”

“那也不比三千少多少啊!”拿出你Alpha的气场!随后看到陆离只回了个眼神给他,咽了口口水,顿了顿开口,“你带枪了?”

“嗯。”

“……您刚说挖哪条来着?”

 

不得不说,尸块的味道真不是一般的销魂。即使已经把尸块拖到后备箱,那股子腐烂的味道还萦绕在鼻尖挥散不去。

“想吐就吐”陆离插着衣兜靠在车门外,“没人笑你。”

池震掏出酒又抿了一口,咬咬牙憋回了那股恶心的劲儿,开口仍是那副无所谓的模样:“我又没怀孕,吐什么?”走到陆离身边用肩膀蹭了蹭,“况且你身上香就够了。”

陆离白了他一眼,抽出手回了车里。

“唉,你这么急干嘛,你不觉得雨后的茶园很美吗?”池震扫了一眼茶园,钻进了副驾驶。

 

一路又是无言,池震没有想继续开口的意思,留了个清净给陆离。

离开茶园前,陆离看了眼后视镜,茶树肆无忌惮的在那一块山头生长,再远一点是淡墨色的山峦,太阳挂在天上,雨雾湮灭了光。

“确实美。”

“啊?你说什么?”池震揉了揉眼睛,赶走了睡意。

“没什么。”

 

3、酒

雨停了,乌云低低的压着,团着,随时要拧出一股水来,才两点多,却好像一天的光景都要结束了。

池震是在这种天气下,接到了杀掉陆离的命令。

不是没争执过,甚至是掏出枪顶着董令其的头,后来又觉得自己认为的正义在母亲的安全下一点都不重要。

去十字港的路上,池震不止一次的侧头去看身旁的陆离,陆离正闭目休息,大概是没睡着。

没人睡着的时候眉头紧锁能夹死蚊子。

当着屁大点的官,还操着忧国忧民的心。池震叹了口气,忽然凑近抽抽鼻子仔细嗅了嗅,今天陆离似乎没有喷香水,没闻着那个味道,池震觉得自己有点像变态,收回了身子靠在座位上思考人生,算了,没什么好思考的。他又扭头看了眼陆离,觉得空调低了些,好心的伸手把毛毯往上提了提,就当是为要死的人做点善事。

提毛毯的手指没收住力,轻蹭到陆离白嫩的脖颈肉,啧,这Beta皮肤还挺嫩,见陆离没有醒来锤死他的意思,池震流连忘返的勾回手指,复又极不小心的重新摸了下那块肌肤。

池震收回手戴上墨镜遮住了眼睛,勾起嘴角扬起玩味的笑。

你说跟Beta做爱是什么感觉呢?

 

陆离酒量差成这样是池震没有想到的。

一杯啤酒堪堪见了底,坐下来的动作几乎发了飘,半大的脸鼓起来像是在卖萌。

池震愣了一下,发现陆离又鼓起脸眼神往一旁的陈明扬示意。

哦!胖子?

“那个什么,你大哥……”池震很懂眼色的套起了陈明扬的话。

还以为刚才是在朝他做鬼脸卖萌,真是白觉得他可爱了。

酒席结束,池震几乎是哄着才把陆离塞进车子。

“你酒量这么差干嘛喝酒呢?你当你旅游啊,不是你旅游也别选这么个鸟不拉屎的穷地方啊。”池震握着方向盘有些恨铁不成钢,“你说这路怎么走?我又不知道你订的酒店在哪儿!”

“嘘!”陆离噘嘴示意池震安静,“别吵,天黑了,一诺要觉觉了。”声音越来越低,等池震看他的时候,只剩嘟囔,“一诺听话……”

“一诺?”池震声音也小了,没忍心继续开口。

算了算了,难得陆大队长睡觉不皱眉,日行一善,积善积德。

 

4、照片

池震有点累,把完成停车——扶陆离回房间——陪陆离翻行李把一诺的照片摆到床头——把陆离抱上床——陪陆离一起看一诺照片——哄陆离睡觉这一系列的事情做完,说实话真的挺考验他这个什么运动都不愿意做的人的。

“你说你一个Beta,老婆得多漂亮才能生出这么可爱的姑娘啊!”池震坐在床边,眼神在陆离和照片上来回梭巡。

听陆离絮叨的描述,一诺已经上幼儿园了,大概得有四五岁。小女孩还没长开,但眉眼间还是能看出点陆离的模样。

其实还挺好看的,池震自动忽略了这句夸赞里对陆离的肯定。

昏黄的灯光里,陆离额头前的刘海软趴趴的待着,灯光的映衬下显得乖顺不少,奶白的皮肤,细腻的手感……池震不可避免的想到了飞机上无意留在手指上的温热触感。池震放下照片撑着手去探看陆离,鼻尖似有若无的飘着几缕熟悉的味道,混着点酒气,掺着点春潮之意。

他还没试过和Beta做爱。

董令其的短信很突然的打断了池震的腌臜念头,两个字“如何”迅速拉回了池震的思绪。

妈的!池震起身在屋子里原地转了几圈,神他妈的人民公仆,警察局副局长在逼着他杀人!

“在办”两个字回复了董令其,他一把握住放在案几上的枪,子弹上了膛,枪口指着陆离的头,怎么也扣不了扳机。

床头柜上的照片被他反扣在桌面上,一诺笑起来的样子却赶也赶不走。

陆离翻身把池震吓退一步,也把片刻的犹豫和一瞬的狠意全然吓退回去。

他失去过父亲,失去过姐姐,生离死别的苦他吃的太多,一诺这么小,还是平淡无忧的长大吧。

你真该好好感谢你的老婆,给你生了这么个可爱的闺女。池震在心里恶狠狠的说道,瞥了眼床上安静睡觉的陆离,转身去了阳台就着冷风抽了一晚上的烟。

 

5、女儿

十字港的天空没有星星,这是池震一晚上抽空两包烟顺带思考人生得出的重要结论,后来转念一想,天空的星星似乎只存在于七岁以前的记忆。

阳台门移动的声音引起了池震的注意,陆离站在半拉开的空挡里看着他,刘海遮住了眼睛,池震有些看不清他的神色。

“早上好。”池震拍拍头主动向陆离问好,一夜没睡的感觉真糟糕。

“床头柜的照片是你拿的?”冷冰冰的语气让池震伸懒腰的动作顿了一下。

真是没有一点喝醉时的可爱。池震没有回答陆离的问题,这在他眼里不算个问题,无聊且无用,伸手把门全部拉开,见眼前人似乎周身气压有些低,决定开口缓和一下气氛:“一诺很可爱,还很漂亮……”

衣襟被揪起,巨大的冲击力让池震不由得往后倒退好几步,直到后背抵上冰凉的瓷砖。

“糙,陆离你他妈有病吧!”张嘴想继续骂人的词句对上陆离的眼睛忽然就再说不出口。

陆离的眼睛红的几乎快滴血,眼神却是狠厉,像要把他杀掉一般。像个护崽的豹子,池震分神想了一下。

“一诺是我的女儿!”咬牙切齿的一句话让池震莫名其妙。

奋力推开眼前人的桎梏,池震整了整衣衫:“我他妈又没说是我女儿,你至于……”

池震为自己赢得了更加莫名其妙的一拳,嘴角开裂,血腥味顺着伤口蔓延至整个口腔。

“她跟你没有关系,她是我女儿。”最后一句话几乎一字一顿。

“是是是,你女儿你女儿行了吧!”发了狠的擦掉嘴角血迹,池震决定顺着眼前这个人的意思来。

“嘭”房门被猛的甩开,池震这才察觉出不对劲。什么顺着他的意思来?一诺本来就是陆离的女儿啊!

“我昨晚就应该开枪打爆你的头!”也就只敢过过嘴瘾,“嘶,还真疼。”

 

两人重又回到了最初相敬如冰的状态,坐飞机座位隔着好几排,打车陆离甩了门直接走掉没等池震,池震真的非常莫名其妙,总不该是他夸了句一诺就被这样对待。

这要是以后一诺结婚了,陆离是不得拿枪指着新郎威胁?不对不对,估计得哭的钻地缝里去,想着脑补出的画面,池震苦中作乐的笑笑。

 

“哟,震哥这是怎么的?”郑世杰难得主动放下鸡蛋仔认真的注视池震,奚落的语气一滴不落,“看上十字港的哪个小野猫了?乖乖,这么狠。”

池震抬眼看到陆离板着脸起身离开办公桌才敢对郑世杰招了招手:“那哪能是小野猫啊,好歹得是头豹子啊!”

郑世杰狭促的笑了笑,暧昧的眼神止不住的乱瞟:“快快快,长什么样?好看吗?身材是不是巨好?”

池震挠挠头,思考了一下郑世杰的问题:“当然好看,身材嘛,还不错吧,不过皮肤是真的嫩啊,那叫一吹弹可破肤若凝脂……”

“郑世杰!孙威的身份调查出来了吗?有时间聊天?”陆离吼的一嗓子,震得整个办公室鸦雀无声。

池震耸耸肩,也不知道跟鸡蛋仔说的这些话被陆离听进去了几个字,不过他不在乎。

反正就是以后都冷战呗,本来这警察就不是他想当的,爱怎么样怎么样!

 

6、想

董令其告知的真相把池震重新拉回了七岁的噩梦,他永远记得那一晚他看着母亲痛哭失声,看着躺在泥地里盖着白布的姐姐的尸体,他不知道悲伤是什么,不知道死亡是什么,警察拿出游戏机而他伸手想要将游戏机拿在手上的时候,母亲抢夺下游戏机,那一刻,他才有点想哭的意思。

“父债子偿吗?”池震低声开口,没指望董令其能回答他一个政治正确的东西。

“如果你想,我会替你善后。”果不其然,丝毫不出他所料。

想……他想吗?池震想不出结论。

董令其的举动他很早就怀疑了,心心念念要他除掉陆离,一字一句都是陆离曾杀过搭档要求他自保,现在又告诉他陆离的父亲是杀了他姐姐的凶手。

真是个顶好的警察局副局长啊。

“再说吧,这两天有点累,抓到了分尸案凶手却套不出他们骗保的真相。”池震伸手捶捶腰,下了逐客令,“慢走,董副局。”

 

掏出手机翻开相册,第一张是那晚偷拍陆离睡觉的照片,那天他居然还异想天开的想和陆离来一炮,池震嗤笑一声,重新看了眼照片,点了删除键。

以后都不见了吧,这个警察他不当了,他要守的正义也不用守了,都太可笑了。

池震又回了他的夜店,不,已经不是他的了,被要求去做警察的时候,他手下见不得光的一些店全部脱手给了别人,他只剩一家咖啡厅,这个夜店除了不收他钱以外,他就只是个顾客。

“最近生意怎么样?”左手搂着一个人的腰右手搭着另一个人的肩,说是问生意情况,手却有意摩挲起掌心下的地方。

女人特有的娇羞软语直钻他的耳朵,他竟有些想念陆离冷冰冰的语调,还有陆离那天喷的香水的味道。不怪店里的姑娘们,用的都是名牌香水,混在一起却刺鼻得很。

得,大概是要败在陆离这个Beta手上了。掏出手机,发现陆离给他发了近三十来条语音,第一条就是问他到底来不来。

池震猛灌两口酒,挥挥手打发了两个女孩。

不就是破案嘛,多大点事儿?

 

7、Omega

走进警察局,池震意外的发现上下所有人气压都很低。

“怎么了这是?”池震挤出笑问了很难得闲下来也没有吃东西的郑世杰。

“师哥……”郑世杰抿抿嘴,犹豫的样子快把池震吓坏了。

“你师哥怎么了?怎么了!你倒是说话啊!”

“师哥把嫌疑人打了,就在青旅里头审问的时候,当着所有人的面。”郑世杰压低声音,“我第一次见师兄生这么大的气,真的,我都害怕。”

陆离气性大,审问的时候动手是常有的,但也只是踹踹桌子,顶多把嫌疑人踢到一边上手打两下。

“不过我看的好爽,那个人真不是东西,被师哥打的跟个孙子一样,一句话不敢骂了。”郑世杰露出梨涡来,偷笑的模样极其欠揍。

听到陆离没有吃亏,池震放下心来,八卦的心怎么也藏不住。

“谁让那个人一口一句Omega就是下贱。”郑世杰继续压低声音,“就是缺少一顿社会主义的毒打。”

池震很难想象陆离会因为这个原因把嫌疑人暴打一顿,说句实话,这话虽然难听,但比起以往见识的杀人者的阴暗性,其实这算不得什么。

陆离怎么会对这句话这么敏感呢……池震眯着眼睛觉得事情有些耐人寻味。

 

真正见了面呢,又说不出什么来,陆离浑身散发着生人莫近的气场,池震咽了口口水窝在老石身旁当鹌鹑,想到了陆离对他动手的那些过往,生怕陆离一个抬手就是一把解剖刀直插他咽喉。

“抑制剂过量?”翻着老石熬夜做的检测结果,池震重复着报告上的字,“抑制剂过量还死人呢?”

“你能不能看完再说话?”老石喝了两口水,有些嫌弃,“死因是氰化物中毒,但是尸检查出来这个Omega死前五天累计注射了过多的抑制剂。”

“我不太懂,如果只是为了抑制发情,抑制剂用不着这么些吧。”

“分情况,如果是已婚Omega想依靠抑制剂隔绝情热,寻常用量绝对不够,而且抑制剂用多了容易上瘾,一直这样用,也会死。”

“只是已婚的吗?”池震拿出上生理课的求知欲问道。

“没被标记但怀了孕的也一样。”

“诶?没被标记还能怀孕?”

“当然能,不过几率很小,我说你这么些年怎么活过来的。”

“我纯情啊!从来没做过这种事情……”

“啪”陆离把玩手里的解剖刀的时候玩脱了手,金属掉落在架子里的声音打断了两个人的交流,把池震吓得吞回了后半句“那是不可能的”

怎么感觉怪怪的。池震缩了缩脖子,觉得老石工作的地方实在阴冷,都起鸡皮疙瘩了。

 

8、混蛋

皇家警署的插手让池震感到有些挫败,但也只是挫败而已,这么乱的案子,有人接盘不是很好吗,他们不用背负心里的负罪感,不用再去责怪自己的无可作为。想清楚这一切以后,池震又开始了在办公室混吃等死的生活,这两天没有其他案子需要刑侦局调查,老石看样子很清闲,池震决定去烦烦他,不,是联络联络感情。

“放下,你有什么事直接问,别拿我刀,你还不放是不是,好吧你随便拿吧,我刚解剖完尸体还没来得及洗。”

池震一激灵,放下东西冲去水池左三遍右三遍的洗了又洗,随后狗腿子一般的冲老石笑,一直笑的老石头皮发麻。

“你是不是想问Omega怀孕和标记的事情?”

“要么说您厉害呢。”池震连连点头,“我就是没搞懂,真的有没被标记也能怀孕的那种吗?”

他就是突然想到六年前遇到的那个Omega,既然前两天都聊到了这个,不如就一次性问个清楚。没记错的话,他当时是成了结的,这要是怀了孕,他池震头上得背条人命啊!

“巧了,这事你得去医院问,我只管死人的事情。”老石非常轻松的把问题一股脑的全部甩给医院。

“……不是吧大哥,你耍我啊!”

 

医院的官方解释就是不一样,带着“你别耽误别人看诊赶紧问完拉倒”的情绪,医生把池震的所有疑惑全部说了个清楚。

Omega在没被标记的情况下,子宫腔口很难打开,能让Alpha成结一般只有两个原因,第一个是Omega对Alpha全身心的接纳,第二个就是Alpha强行破开。

第一种情况还好一些,第二种情况就很不人道了。

池震想了想,觉得自己应该不是一个在性事上太暴力的人,但转换了一下念头,绝对不可能是第一种原因,emmm……

“年轻人,对Omega好一些,强行破腔真的太痛了。”医生摇着头叹息。

“有这么疼吗?”池震犹豫着开口,他怎么记得当时那个Omega都不怎么呼痛呢。

“蚀骨削皮痛吗?”医生推了下眼镜,目光如炬的盯着池震,让池震不太自在。

“痛……痛啊。”

“那生孩子痛吗?”

“我没生过……但是我知道那很痛。”池震连忙改口。

“蚀骨削皮的痛比不过分娩的痛,分娩的痛比不上强行破壁被成结的痛。”医生盯着池震,“现在你懂了吗?”

“……那会怀孕吗?”

“成了结,就一定怀孕。”

“没有标记也……”

“我说了,成了结就一定会怀孕。”

池震忽然发现六年前的池震就已经是混蛋了。六年来,他不是不想找不想负责,但他能力有限真的找不到。茫茫人海,桦城这么大,找一个没被他标记过的Omega实在是太难了。

干嘛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呢,池震决定安心投身于警察这个角色,就当为人民服务弥补一些心里的愧疚。

 

9、正义

正义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可迟到的正义还能不能算是正义呢?

池震想不通这个,就像他姐姐的案子,迟到了二十年的正义匆匆赶来,抚不平受害者家属心里的血痕,那道疤痕已经凝固了,永远都在那里,带着冰冷结论的正义却又再次把好不容易结痂的伤疤重新撕开,将血淋淋的伤口公之于众,高举着喇叭向全世界宣布:快看,这傻逼还痛着呢。

 

“我今天问了冯婷婷一个问题,”天台上,池震指尖把玩着子弹,陆离完全背对着他,正是下手的好机会,“我问她,为了逝去的亲人杀死这么多人值不值得,她说值得,我想不通。换了你你会怎么做?”

黑洞洞的枪口指着陆离的后脑,只需再扣动一下手指。

陆离语气平淡答非所问:“冯婷婷带着恨意杀人复仇,你能说她以后就不恨了吗?你问我会怎么做,我也会这样,张局就像我的父亲一样,我总有一天要找到真相还他一个公道。可事情没查清楚之前,我总不能靠着恨去活。”陆离回身的时候,看见池震仍在低头把玩子弹。

“挺好的。”池震摊手朝陆离笑笑,他看见夕阳的余晖笼罩着陆离,给他渡上了一层温和的光。

是啊,人总不能怀着恨活一辈子。

 

10、真相

陆母是个很温婉可亲的人,得知池震是陆离的搭档,先是惊讶了一番,然后忙不迭的把人请进屋子,又是倒水又是出门买菜。

池震被这番热情弄得有些懵,等屋子里只剩他一个人的时候,才反应过来陆母那句你坐一会儿我去买个菜很快就回来的涵义。

好像很久都没有吃过正儿八经的一顿家常菜了,母亲没去养老院之前,也没有给他做过几次饭,初中被塞进住宿的学校,甚至高中大学,在家待着的日子屈指可数。池震叹了口气觉得这么想实在矫情,于是他起身在陆离家逛了起来。

客厅里放着一架钢琴,是陆子铭的。池震觉得糟心,略过去看客厅其他地方,墙上挂了很多照片。

“你好啊,一诺小朋友。”池震对着占了最大地方的陆一诺的照片打了招呼,不得不说,陆离真是把自己所有的优点都遗传给了小姑娘,尤其是那双眼睛,眼眸清亮如同一头小鹿,像极了陆离。

不知是陆母买菜的动作太快,还是池震看一诺照片的时间太长,总之陆母回来的时候池震还站在照片前没动。

“这是一诺,上个月月初刚五周岁。”

“啊,我知道,陆一诺,听陆离说过,小姑娘长得很漂亮。”池震冲陆母笑笑。

“阿离跟你说过这个?”陆母的语气有些惊讶,“看来你们关系很不错哦!”

池震不懂为什么他能从那一句话里听出欣慰,顺着陆母的意思:“还不错吧,我跟他关系还挺好的。”

如果不把陆离两次对他大打出手以及他两次拿枪指着陆离的事情算上的话。池震回沙发坐着,姿势乖巧。

陆母放下菜坐到池震旁边认真的看着他,像是有千万句话要交代,池震正襟危坐等待着陆母的话,却发现手被陆母握在掌心,微微汗湿的掌心让他有些紧张。

“既然阿离愿意跟你说一诺的事情,那肯定是把你当真心朋友看待。”

池震不敢苟同这句话,他想到了那天早上在十字港被陆离暴打一顿的事情,可对上陆母的眼神,忽然不忍心说,只能点点头,等着陆母接下来的话。

“阿离这些年太苦了,一个Omega做警察有太多的不方便,他什么都不肯说,我实在心疼……”

等一下?谁?陆离?陆离是Omega?!


TBC

爬会儿池陆的墙,很开心

想来个一发完,做不到,想首发1w,也没做到……

下一章写陆离,如果有下文的话

今日的更新还没来得及看,那就先拜个晚年吧

新年快乐

评论(184)
热度(4257)

© 浪人行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