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种种,皆成今我,切莫思量,更莫哀。
从今往后,怎么收获,怎么栽。

【池陆】外套

光明正大的爬墙,这是我的自由
延续食色性也的部分设定,ABO世界观+ooc+叙事杂乱
假装自己会开车,希望不会被屏蔽😷

以下——

在一起的第一天晚上,两个人窝在池震的单身小公寓里看完了断背山。



血气方刚的两个年轻人堕入爱河,电影结束后摩擦在耳边的热气成了最好的催化剂。



“可以了,快进来,我难受……”陆离声音几乎快滴出水来,没人能拒绝的了这句话。



尤其是平日里清冷惯了的人,说出这句话几乎臊红了整张脸。



“啪”却是拍在臀肉上清脆的一声。



“还没好,听话,会疼。”



很显然,池震是个既温柔又强势的男友。



办案听陆离的,床上听池震的。


那一夜的情事不算激烈却格外绵长,每当池震想抽身结束带他去清理,陆离总绞着肉壁一次又一次留住了他。



“别走。”陆离蕴红着的眼眶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尤其委屈,又格外让人想继续欺负下去。



怎么了这是?池震啄了啄陆离的唇,却被陆离反咬住加深了这个本不该有侵略性的亲吻。自己的那根东西还留在陆离体内,软烫的肠壁缩紧碾压的美妙感受让池震爽的几乎交代了。



“我不走。”六年前也不是他走的。池震想了想还是把这句话收了回去,收回性事里极具侵占欲的信息素,现在的信息素温和的能抚慰Omega患得患失的情绪。



谁的心都不是钢铁打的,六年里,陆离太想把自己伪装成无懈可击的模样了,很成功,也很失败。总以为这辈子都会这样过,却在池震的温柔下,一点一点的卸掉,把这些年来的委屈与脆弱尽数展露。



整根拔出时陆离发出难耐的嘤咛声,池震欺身上去尽数吞掉,换着角度重新进入,极尽温柔又极尽占有。



六年前的那场性事太荒唐了,做爱不应该这么痛。池震想到了医生给他的解释,摇摇头决定抛掉心里的酸涩,不如这辈子都弥补给陆离。



“我是你的了,你赶都赶不走。”唇齿相交时,池震说出这句话,下一秒却又完全的堵住陆离的唇,想要陆离把这句话吞咽掉,完完全全的记住。




后来陆离搬进了池震的家,两个人每周都会抽两天陪陪双方的母亲。当然是在没有案子要办的情况下。



池震打开衣柜时,发现原本分开挂的两件警服被陆离挂到了一起。两件警服没有到应该穿的时候,陆离的那件熨帖整齐的披在池震的警服外面。



池震笑了笑,想到那天晚上一起看的断背山,去衣柜里拿出另外两件西服。



这是池震瞒着陆离去高档西装店定制的,想着两个人都有时间就举办婚礼,那个时候穿。可惜桦城太平的日子太少,池震也没跟陆离提过,于是这两件西服就一直挂在衣柜里没有拿出来过。



池震郑重的把自己的西服外套挂在陆离的外面,还颇为正式的扣上所有扣子,生怕保护不了陆离那件的每一寸。

说我爱你太俗了,以后换我来保护你。



End
失眠到五点,睡了俩小时脑子一抽出来的产物,不知道在写些什么

评论(24)
热度(1865)

© 浪人行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