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种种,皆成今我,切莫思量,更莫哀。
从今往后,怎么收获,怎么栽。

【雀山】飞鸟 中

守护了佛爷一辈子的小副官,也该有一个人全心全意的护着他了
姓张的何止魂重命轻
对感情还笨的要死

   ——这是一个没什么意思的故事

人活着,就像在泥地上行走,太过风轻云淡,回过头就会遗憾什么都没能留下,连个脚印都没有,但是心里装的东西太重,一不小心就会陷进去,难以自拔。



张日山也活了一百多岁,从前他活着是为了守护佛爷,现在他活着是为了守护佛爷留下的东西。


他知道,这世上有许多人都盼着他死,但他不知道这世上还有一个人会为了他去死。


第一眼见到那个孩子,不羁的眼神留给他很深的印象。像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狼崽,耍的一手好鱼线,甚至在他跟尹南风要人的时候还要求打赢他才行。


到底是个初出茅庐的小狼崽,见到比他厉害的人立马低下头,湿漉着眼眶看向他的眼神都带有些崇拜。


他很欣慰,带走他的时候心情不错的朝尹南风笑了笑。


管不了尹南风在他背后几乎要灼烧出洞的眼神。



他没有想过自己受伤会这么严重,被毒针刺中的手抖得厉害。他看到那个孩子着急的模样,想控制抖动却没能做到。


“没有人愿意让一个废人坐在这个位置上,我也不例外。”轻飘飘的话语下隐藏着外人难以察觉的慌张。


他不能倒下,至少现在不可以。


他本可以自己开车去医院找梁湾替他包扎,却在那个孩子的坚持下默许了跟随。


梁湾是个很可爱的姑娘,虽然有些冒失,却尽量做到医者仁心该有的样子。包扎时带上了小女生特有的娇羞。按照他的计划,他应该留下来等梁湾下班带她去逛街买东西。


想到那个孩子还在外面等他,他便怎么也说不出计划好的步骤。


罢了罢了,下次吧。反正梁湾也不会跑。


他压根没想过,那个孩子跟梁湾比,才是不会跑的那个。



那个孩子待在他身边也不过两个月,却比先前跟他身边十几年的伙计还要懂他的脸色。


得知齐家李家又借故来找茬,他不过是带了些疲惫的捏捏鼻梁,那个孩子便直接去打发走了两个人。


处理完文件后总会有一杯泡好的茶放在手边。他摩挲着半烫的杯壁抽出一部分时间想,小狼崽怎么在他身边变成了这样一个善解人意的小狼狗了。


“你知道我多大吗?”书房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不知道。”


“你的老板喊我老不死,我的手下跟了一波又一波,你不会是最后一个,也不会跟我多久。”尹南风那边按捺不住跟他要人了。


“我才二十,可以跟很久。”那个孩子看向他轻声说道,却是这样坚定。


“姓张的命都轻。”他抿了口茶,突然想到当初佛爷也是这么跟他说的——


姓张的命太轻,魂太重。背负的东西多了,一般都不得好死。


“可是我……”我愿意跟着你。


“当初是跟你老板把你借到我身边用了用,现在也该还了。”他狠心下了逐客令,不再看孩子眼中从未出现过的慌张。


小狼崽不一样,小狼崽叫罗雀,应该是个拥有广阔天空可以自由自在飞翔的鸟。他不用背负那么多,跟着尹南风总比跟着他轻松。


“是不是因为我是尹家的人?”


他没有回答,沉默在那个孩子的眼里就是默认。


“好。”


他只听得一声好,之后便看不到人的踪迹。


茶凉了,没在该喝的时候喝掉,就不好喝了。

罢了罢了,倒了吧。

TBC
唉,不管写什么cp都拯救不了我叙事杂乱的毛病

评论(6)
热度(102)

© 浪人行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