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种种,皆成今我,切莫思量,更莫哀。
从今往后,怎么收获,怎么栽。

这人活着啊,挨刀子不躲,牙齿咬碎了混着血沫往肚子里咽,疼痛汹涌而来的时候也不吭声。


活着就好。


就算是死了,也不埋怨。


可偏偏和他一起活着出去了,以为能烂在肚子里一辈子的喜欢却弯弯绕绕的说了出口。


话到嘴边,还是顺着那人的话头接道:“在这里,我就是你的。”


何止是在这里,在他身边,皆是如此。



评论(3)
热度(67)

© 浪人行歌 | Powered by LOFTER